〈紙上談兵的我〉

版主: 佚凡

〈紙上談兵的我〉

文章佚凡2 » 2017-04-08,11:17 pm

 

〈紙上談兵的我〉

這篇的完成打亂了所有原本井然有序的規劃,像是在〈警察國家〉中篇首就質疑了羅智成〈問聃〉。

不是質疑羅智成〈問聃〉,而是質疑羅智成〈問聃〉;就像是在後來的篇章中持續地反省了《周禮》的出土,不是反省出土的《周禮》,是反省「周禮」。街道的開展沿途像是今天新書發表會的引言主持人介紹著這本工具書一樣。

當然是工具書了,可是,其實也不是工具書,主持人說著。經過了中正高工,個人很尊敬的小說家曾經描寫的對面從大樂量販店變成了家樂福;過澎湖海產店而不入之後,來到了高雄市苓雅區政大書局今天所舉行的新書發表會場。

《高雄慢慢走–老文青帶路》。會後,在場外致電給擔任廚師的學弟,學弟因工作導致的職業傷害,大嚴重大規模大面積地燒燙傷,那水泡的浮腫遠遠超出在八仙樂園塵爆事件成為新聞之後為天下苦難蒼生默禱祝頌的我的想像,學弟艱難地開口著「抱歉,學長。這一、兩天可能還不太方便讓您來探望。」。

不讓人去?

因此,梁啟超甚至作序提及襄助李世民的少林武僧,所以中共的軍力當然不容質疑;只是,我總是很不恰當而且失禮有違公義地想起了汶川地震的當年,中共當局辭謝任何外力的援助,以及其救災進度。

(不用上維基百科,我查過了。)(央圖有收藏報紙,在你談治學方法時)

其實,「新中國」的概念,在國父孫中山提前破四舊折斷神像臂膀之時已經逐漸地成形了,更遑論他們後來的文化大革命。我一直覺得「孔子書院」的成立超爆笑,建議改成金庸書院或者還珠格格甄嬛書院人數會比較多,真的。

身為中文系的學者,以「六書」而言文字與文化,起步就輸了;再提到隸變,更直接地表示在您自己的言談論述中,所謂「文化的建立」其實是不斷地偽書。

這其實蠻可笑的。高中年代我曾接受了以政、法命題為主要導向的奧瑞岡辯論之訓練。當時聽聞刑法三要素:應報、威嚇、再教育,之後的隨即想法是:這是在「刑法」被頒布之前所要求的原則,或是「刑法」體系完善後的論述?就像是許多憲法學理逐漸被提出檢驗的今日,我們依然是那部稍微修了修的百年前。

從你提的「六書」入首,那麼,《漢書》就要被提起了;提到了《漢書》和「《周禮》的出土」,當然就要論及《漢書》不時提到的「古文讀應爾雅」(「爾雅」或《爾雅》?),以及你所謂的六書,這要稍微提到《尚書.周官》,以及後來的許慎。

(我是擔心自稱認真的你無法負荷「獨體為文,合體為字」的鄭樵,更遑論《通典》和《文獻通考》。)《漢書.藝文志》是班固鈔撮劉歆而完成的,所以關於「新」中國,王莽和《周禮》的出土尤必須為吾人重視。

(你們都說文學創作是每個人世界、夢境的不斷蔓延,所以我現在深陷他的夢境裡面。)關於許慎,我是因為戴震所以從段玉裁上手的,你提了六書,就已經注定輸一半先了(而這只是超基本配備而已)。

還要我說嗎?關於你用「紙上談兵│來說我,我是回程在直轄市境內見到神農宮而突然想起,然後憤怒,超級憤怒。

我終於知道那天你的友人們的揶揄之言了。

提到了隸變 ,剩下的半壁江山你已經完全只能海外漂浮了,在文化大革命之後。

總不能因為某地沒有強姦案就因此表示其文化遠遠領先太陽系諸星了吧?關於,你認真地表示,而我認真地做出意見的交流,然後換來「紙上談兵」。

大樂量販店變成家樂福量販店了。

我早說過我的台獨理念很中國,我也感謝大中國主義以及大陸的朋友們的包容,我才能一直在電腦螢幕後方大放厥詞。

可是,我就像是某些台獨超級大老們一樣,我接受超正統的中國教育長大,並且曾經浸潤其中,浸潤其中。

關於正統、道統、聖統,我們也可以來談談。

我從來不是國立學校出身,而且是後段班的大學、放牛班的研究所;不過六年中文系、五年碩士班,倒是在不少學術研討會上灑掃備鮮花素果茶飲,以及領取剩下多餘的論文集。

所以,認真的你,我每次都認真地說;包括本文沒有提到神話學從李維史陀變成羅蘭巴特,重點從不在你以為的「神話學」,而是從柏拉圖到李維史陀再到羅蘭巴特經過的變化。

關於「龍」,我重複地表示從《漢書.藝文志》到司馬爸爸談〈論六家學術之要指〉的論述中,從來沒有「史料」一詞的存在。

字數又嚴重地超過了。我是那種電腦螢幕桌面仍然是廣末涼子與徐懷鈺相互交換的廢宅魯蛇,大家都有各自的烏托邦香格里拉;只是,要和我談中國……

小朋友,多念點書吧,我是後段班的延畢生啊!

(在中國大陸有意識地將「教育」與「文化」用詞等同視之的情況下,我真的建議金庸書院、還珠格格甄嬛書院人數會比較多。)

關於你的早被討論過的。

或者在高中就被淘汰了也可以。在王丹他們的六四其實沒有太多北京當地人知曉、疆獨滅村、河北省水庫因「人為疏失」(?)而未及時通知導致的滅村,以及今日仍有魯迅〈藥〉的發生的今日。

新中國?或者,你要和我談《封神演義》?

(那篇〈(所有的成語都在後來才是)〉是我沒有在察覺怒意之前完成的,關於「鳳毛麟角」我們是否接下來要討論麟了?「麟」和「麒麟」是不同的喔!

關於,我有些倚老賣老,我感到自己因此背離勞苦大眾,而深深地愧疚著。

(不然我們來談非人哉的墨子怎樣?)關於工具書,關於追認我們。

(我始終比你以為的認真還認真。)

關於我知道作者除了這本工具書之外,還在發行的文學雜誌進行了什麼官商結構所沒有收留者。


初稿4/8/2017 9:12 PM參加完新書發表會;傳說中的水手服高中大姐姐們。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 ... 1370677187
佚凡2
尊詩家
 
文章: 368
註冊時間: 2014-11-03,12:15 am

回到 〈我們繼續開始〉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