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知的事》

圖檔限發表11行~40行的詩作。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

版主: 袁丞修, 季閒, 冰夕, 阿武, 寧靜海, 劉曉頤, 曾美玲, 周忍星, 沐沐, 葉子鳥, 蘇家立, 邱逸華, 游鍫良, 卡夫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而作者不得拒絕作品被批評。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要求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請用新式標點符號。《 》用於書名,〈 〉用於詩文題目。
六、本版(中短詩)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作品(不得由數首小詩組合),並限發表11~40行以內的詩作,或是10行內而總字數超過100字者,均符合本版作品規則。不符合者,請另選其他詩版發表
七、由於本版發表量大,回帖限在兩個月內所發表的作品,請勿翻找陳年舊作品回帖。

《不可知的事》

文章胡子博 » 2008-03-25,6:40 am

 

《不可知的事》


悄悄問了幾遍
回答還是冷熱不均
有的地方薄 有的地方厚
陽台上,垂下來的那根繩子
什麼都沒有懸
垂著,像有人非要它那麼垂著一樣
偶爾動一下 十分不情願
可能是因為風
更多是因為我
有時我會驚呼:蜘蛛!蜘蛛!
地板上、牆上、被窩裡、桌子上
蜘蛛成群,到處亂爬
打死一批,又出現一批
綠色的汁液玷污了床單、稿紙、地板和牆壁
這使我恍惚想起
有一年,有一月,有一日
有個人從陽台一躍而下
而我靜靜地看著他
重重墮地後的特寫鏡頭
這不是電視劇,也不是紀錄片
這是新聞,即時新聞
當時好像是秋天
因為氣溫變幻無常
我一會兒穿棉襖
一會兒穿單衣
當然樂觀的人會反駁我
氣溫多變並不能說明什麼
也可能是春天
春天的氣溫也是多變的
當然,我明白
相信春天總是好的
我也希望是春天
我的陽台上,從沒有什麼東西墜落
那根繩子在那裡垂著
我經常會摸摸它
拽拽它
它從來沒懸掛過任何東西
它怎麼會垂在那裡呢
它垂在那裡做什麼呢
這些都成了不可知的事 :shock:
QQ:184494276 博客:http://blog.sina.com.cn/huzibo
胡子博
耕詩家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07-12-14,11:24 am

Re: 《不可知的事》

文章浟瀲 » 2008-03-26,1:49 am

 

是自言自語般的呢喃,某些地方似乎可以抓到一點有惡意的循環(或許是我自我暗示orz);這樣的獨白又好像可以套在某些不可知的事上。或許是我誤讀了,也請您海涵。

悄悄問了幾遍
回答還是冷熱不均
有的地方薄 有的地方厚
陽台上,垂下來的那根繩子
什麼都沒有懸
垂著,像有人非要它那麼垂著一樣


問了些什麼?什麼還可以問?那些冷熱不均的回答有厚有薄,就像殘缺的記憶無法跟上。
那根繩子,就垂著,應該是懸著什麼,像是有人非要它懸著什麼一樣。

這使我恍惚想起
有一年,有一月,有一日
有個人從陽台一躍而下
而我靜靜地看著他
重重墮地後的特寫鏡頭


死亡,死亡的聯想,死亡的擴想。不明白的自言自語。

我的陽台上,從沒有什麼東西墜落
那根繩子在那裡垂著
我經常會摸摸它
拽拽它
它從來沒懸掛過任何東西


我以為它曾經懸著你,懸著你忘記被懸的你;而直到你墜落像放大的特寫一樣,還是都是不可知的事。
總覺得有些東西,在心裡發酵了。

推荐置頂 浟瀲
浟瀲
尊詩家
 
文章: 666
註冊時間: 2006-05-14,9:44 pm

Re: 浟瀲

文章胡子博 » 2008-03-26,11:14 am

 

谢谢浟瀲点评,问好!
QQ:184494276 博客:http://blog.sina.com.cn/huzibo
胡子博
耕詩家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07-12-14,11:24 am

Re: 《不可知的事》

文章莊仁傑 » 2008-04-07,9:32 pm

 

浟瀲置頂此詩,十分同意

胡子博詩中一種類似"自言自語"的敘說語氣十分有味
尤其適合在〈不可知的事〉這種關於自我辯證、自我分析的哲理/心理題材上發揮作用

"有時我會驚呼:蜘蛛!蜘蛛!"
寫到一種潛意識的神經質的脆弱
"我一會兒穿棉襖
一會兒穿單衣"
寫到一種理智上的隨波逐流
"我經常會摸摸它
拽拽它"
卻又寫回一種孤獨自覺的況味

很危險的精采!
很無奈的勇敢!
莊仁傑
論壇總版主‧兼分行詩版主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5-10-18,1:29 am


回到 「分行詩」第一版:〈中短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