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瀾〉(組詩)

歡迎發表41行以上的長詩或組詩。

版主: 清欢

版面規則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歡迎超41行以上的長詩及組詩。
六、每人每日限發表一帖。

〈波瀾〉(組詩)

文章陳康濤 » 2018-02-13,3:09 pm

 

──為因吸入沼氣而死的下水道工人而寫




沿海灘向前走,天后廟在盡頭。
盡頭之後便有惡狗。
尚有老人賣砵仔糕,濃稠有如
她眼中的晶體。海面尚有一艘漁船
在正午,如熱湯上的死蚊子。

他著女兒去上香,女兒饒有興味地仰望
迴旋的香。傳說媽祖越洋而來,冒風擋雨
要討回遇難的家人,一群魚
聚攏在她眼中。清澈見底的大海
昇起一具完整的屍體。

城市的盡頭,有一座商場
盡頭之後便有村落和避風塘
收在天后的眼底
一個出水口,湧出惡夢
他兒子小小的頭顱從羊水中昇起。




泳池在它的邊緣,湧著淹死人的慾望
淺淺地捲過一對子女的小腳。
一個下水道工人,年屆五十,步向死亡但
尚有餘裕。在禮拜日早晨
孩子嚷著要到海灘玩。

不在黃昏。不在海的慾念彭脹時
他把自己嵌入梳化,凹處在夜裡
緩緩揚起,如受烘的麵包
到達凌晨。幽暗中的大海,沼氣將昇
明滅不定彷如一支下水道。

他在家人的夢中,躡手躡腳走出去
保護衣中的通道,正等待他的進入。
禮拜一,恰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女兒正在美勞課中掂起一根小繩子
彷彿他其中一個同伴。




一個如常的中午,他進入
井裡仰望,同伴的橙色保護衣如常地
因背光而顯得毫無光澤。
陽光開始縮小成一個小洞,他安心地低頭工作
在一個臨時調派的舊下水道中。

從天后廟回來的路焗熱無比
他開始感到暈眩。陽光
已經縮成更小的一個洞。洞口放著工程師的頭
沒有臉。一個圓形的波瀾
竟在他眼中愈滾愈大。

陽光彷彿正在遭遇一次日蝕
他想仰望,請年輕的工程師
稍為移開頭部,好讓他能恢復呼吸。
正午,一個圓形的浪
在波瀾裡無人知曉地平息下去。




女兒放學,在家中看著電視。
電視裡有一條死去的海豚,擱淺在碼頭
各種專家圍著牠。在牠體內
測出一種過於龐雜的基因
大海,消化了各種死亡。

每個浪都是一個整體。一個圓形的
胚胎,從水平線下,駛到岸上
潰成無數掙扎的手,一邊後退
一邊拍打著沙子。他母親接到一通電話
那電話打給肚裡的胎兒。

一些水分子,正在輪迴成另一個浪。
一代人蟄伏於一代人的腦內
沒有人可以不努力地拒絕,波瀾式的因襲。
在沿岸的廢墟中,勢將有人
重建一座天后廟。




這是一座天后廟,建在波瀾之上
有人從車上來、艇上來、商場裡來
在路口恰巧轉入來、剛從
子宮出來,為了看波瀾。波瀾,從大海
從下水道中昇上來。

一個人在廁所中沖走波瀾
大海以龐大的純粹,反芻
有人跨不過廟的門檻,他是
嬰兒。一個人在下水道中摔倒
擁有天后的純粹。

廟口吞吐千年的波瀾。子母方從
海上來,數算回程的溝渠蓋
他父親頸中安著一條氣喉
死亡從水平下
昇起,露出一柱純淨的炊煙
陳康濤
卸任版主
 
文章: 88
註冊時間: 2012-06-17,11:53 pm

Re: 〈波瀾〉(組詩)

文章葉子鳥 » 2018-02-13,11:31 pm

 

場景與事件歷歷在目
想像力與關注揉雜的深度
喜歡

葉子鳥試讀
葉子鳥
論壇站長
 
文章: 5650
註冊時間: 2004-04-09,7:16 pm

Re: 〈波瀾〉(組詩)

文章清欢 » 2018-02-17,2:40 am

 

確實是雜糅與推進的手法
行諸文字又如落英繽紛

問安

推薦置頂
清欢
長詩組詩版主
 
文章: 2293
註冊時間: 2009-03-26,11:08 pm


回到 〈組詩‧長詩〉發表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5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