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註冊不成者,請在本版告知你註冊的帳號。

言論保證自由。訪客不用註冊,你可以是祕密作者,也可以是祕密讀者,歡迎匿名自由寫,對詩壇、對詩風、對詩作...,只要是真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版面規則
1、訪客不用註冊,歡迎匿名自由寫。
2、愛寫什麼就寫什麼,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3、管理員愛怎麼刪就怎麼刪,任何人不可異議。
4、觸犯法律之言論,請自行負責。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7-29,7:44 pm

 

接著他們走進『交通室』。裡面有一張大沙盤桌。盤裡是立體城市交通模型﹐有苜蓿式立體交通橋﹐人行天橋﹐建築物人行道﹐紅綠燈裝置﹐行人及各種車輛﹐都能用電腦操縱活動﹐由多人參加遊戲。兩人掌管各路口的紅綠燈。好些人操縱各種車輛﹐在路口根據紅綠燈的顯示﹐立即停止行駛或啟動前進或繼續前進﹐違反交通法規者罰下場﹐由等候的人接替來玩。操縱行人者也須遵守交通法規﹐犯者也罰下場。另有四人分別操縱警車與警察﹐以追逐違反交通法規的車輛或行人。追到後﹐其操縱者被罰下場。如紅綠燈操縱者在交通情況該開綠燈時而錯開了紅燈﹐因而引起混亂﹐也罰下場。警車警察的操縱者在追逐過程中如反而引起交通混亂﹐則一起罰下場。總之﹐這種大型遊戲是很吸引人的。悟空他們進去時已有許多人在玩。他們只得在旁觀看。張明生向悟空三人解說怎麼玩。其餘人則排在隊裡等候。一會兒有人罰下場﹐他們就陸續上去玩。操縱車輛是最容易犯規的。一不小心﹐沒看到黃燈而只看到紅燈時﹐即使立刻停車﹐也常會超過了停車線。這就該罰下場了。且路面起伏很大﹐彎度較小﹐而車速經常要變﹐一不小心就會撞車。況且玩的人就是抱著要把其他人罰下場的目的。所以不久他們這些人也被陸續罰下場來。

他們就進了隔壁的『航海室』。裡面有一小池。池中有各種船模﹐可以通過遙控器操縱著玩。池四周有幾排椅子﹐玩的人坐在第一排椅子上﹐看的或等的人坐在後面幾排椅子上。池邊每隻椅子前各豎有一塊操縱板﹐上列遙控鍵鈕及把手。池邊剛有一個空位子。悟空說﹕『俺來試試。』在張明生指點下﹐悟空操縱著一艘帆船﹐上有數字『3』﹐ 因為他的座椅號碼是『3』。 在小池邊上有風扇吹出風來﹐池上有水波﹐給船模操縱帶來一定的技術要求。操縱帆船特別困難﹐因為只能操縱帆的各種轉動角度﹐利用風力前進。悟空操縱不好﹐結果翻了船﹐只得掃興而下。由別人扶正帆船再玩。在他們離開『航海室』時﹐張明生說﹕『我在中學時﹐有一個同學寫過首自由體詩﹐曰「放船」﹐很有趣﹐我背給你們聽聽﹕

我將一片木頭﹐

插上一張樹葉﹐

把它當作小船﹐

放在小池上面。

再捉一隻螞蟻﹐

請牠當個乘客。

小船兒﹐駛吧﹐

借我扇上的風﹐

駛向彼岸﹗』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8-05,8:49 pm

 

芝娜道﹕『虧他想得出。就是用詞還不夠雅。不知道能不能算作詩。』說著﹐他們就到了『航天室』。室中懸掛著許多大小的球﹐算作宇宙中的天體﹐在電腦操縱下按一定軌道運行。遊客操縱小飛船﹐從發射台出發﹐在球體之間飛行﹐最後回到發射台。飛行中不能與球體相撞﹐但可在大的天體上著陸。好多天體都圍著一個個電燈泡轉﹐算是太陽。因球體運動是有規律的﹐操縱也較簡單﹐故玩的人較少。他們各人都玩了一會。只有八戒操縱的一隻小飛船撞在一個球體上。這個球體又撞向另一個球體﹐附近一連串幾個相撞﹐搞亂了運行規律。管理航天室的機器人忙向中心控制室報警﹐結果來了人把搞亂的東西重新佈置好﹐而悟空一行人卻離開了航天室。他們走馬觀花般地經過了其他各種電子遊藝室﹐也不能一一概述。

最後他們到了『擬戰室』。室中央有一張很大的長桌﹐四周是遊戲者坐的椅子﹐前面各有一塊操縱板。長台中間是一個湖﹐上架一座鐵橋。湖四周及長台兩端都是山丘平原。長台兩端各有戰鬥工事﹐掩蔽體等。還有地下飛機庫﹐有五架小飛機﹐由一人操縱。有導彈發射場﹐有十枚導彈﹐由一人操縱。更有坦克營房﹐有十輛坦克﹐由一人操縱。每方各有持槍小機器人五十個﹐由五人分別操縱。湖兩端各有戰艦十艘﹐各由一人操縱。飛機、坦克、艦隻及機器兵手上的槍裡都能發射出彈丸來﹐各有十顆。凡中彈丸或導彈的者受到震動﹐震落磁性接頭線之一端﹐電路切斷﹐於是飛機掉下來﹐其它的動不了﹐喪失了戰鬥力﹐直到一方損失慘重而認輸﹐或全部喪失戰鬥力為止﹐遊戲結束。脫落的磁性接頭線端﹐打開玩具上的小門後﹐一撥就又吸上﹐電路接通﹐換人可繼續玩。槍中彈丸較小﹐只能擊倒機器兵﹐如擊中其它玩件則因震力太小而不起作用。其它彈丸都較大﹐導彈更大。還有十個掩蔽體﹐內中各有一門炮﹐十發彈丸﹐由一人操縱。悟空他們進去時﹐正當戰況激烈。數架小飛機正在長台上空盤旋﹐尋找機會攻擊對方。這時﹐地面導彈或飛機中的彈丸都不敢貿然發射﹐怕擊中自己的飛機。地面上的坦克與機器兵都在隨著地勢起伏而緩緩推進。機器兵能跨步前進﹐利用掩蔽物或臥倒以躲避對方射來的彈丸。紅方正在向黃方進攻。一個紅方機器兵衝在最前面﹐槍中的彈丸早已射完﹐只射中對方一個機器兵。這時﹐它正在向黃方一輛坦克邁進。坦克中發出彈丸﹐但它迅即臥倒﹐沒被擊中。當坦克距離很近時﹐它迅速站起﹐向這輛坦克撞去﹐於是兩者都動彈不得。同時﹐黃方艦隊正在向紅方進攻。艦隻轉動不靈活﹐較難躲避彈丸。這時﹐紅方發射一枚導彈﹐擊中對方一艘戰艦。紅方空中的一架飛機突然俯衝下來﹐向黃方艦隻連發彈丸﹐十顆彈丸發完﹐擊中兩艘敵艦。不料更有突然之事。這架飛機向黃方艦隻撞去﹐又撞毀兩艘靠近的敵艦。紅方集中大砲導彈之火力﹐把敵方艦隻打得都喪失了戰鬥力﹐水戰結束。紅方尚餘四艘艦隻﹐就駛向湖對面﹐加入陸上戰鬥。黃方也集中兩架飛機攻擊這四條船﹐其中一架被船上發射的彈丸擊中﹐落下來時卻撞毀了一條船。這些玩具都是用輕型硬塑料製成外殼﹐撞擊時不會損壞﹐所謂『撞毀』﹐只是不能動而已﹐且封閉性能良好﹐都能浮在水上開動﹐但因下水後反而活動不便﹐所以除艦隻外﹐其餘種類的玩具都不下水。這次戰鬥結果以彈丸告罄而終。一方提議以檢點剩下能活動的玩具件數之多寡來定勝負。結果紅方多兩件而勝。負方則換人再戰。這批人換上去後﹐還有第二批﹐第三批等著玩。悟空他們一時輪不上﹐且覺得有些飢腸碌碌﹐於是他們走出遊藝館﹐到附近一家飲食店去吃東西。(為什麼不吃『南北』﹖)每個遊樂點附近都有一家飲食店﹐遊客可隨時進食。悟空這些人剛好坐了一桌大圓台﹐隨意點了幾個菜﹐邊吃邊談。查雄說﹕『以後找個休假日﹐我們自己買些東西燒來吃。大家說好嗎﹖』八戒聽說有吃﹐高興起來﹐忙說﹕『很好﹐很好。可俺老朱只會吃﹐不會燒。』盛靳云道﹕『那就請兩位小姐掌勺。女的總比男的燒得好。』芝娜忙道﹕『你這話狗屁不通。有名的廚師都是男的﹐沒有女的。』鄭莉說﹕『我認識一位有名的男鋼琴家。他出了名後﹐卻專心於研究烹飪﹐可燒得一手好菜﹐因為其妻嗜吃﹐但琴業卻因之而無長進。有人為此寫了一首打油詩﹕「昂然一曲奏蕭邦﹐泉下知聞合斷腸。琴手還兼烹飪手﹐琴聲裡帶蔥油香。」可知男士精於烹飪實有過於女士。』說笑中餐罷起身﹐乘車至下一站﹐名曰『文娛廳』。裡面分『跳舞室』、『電視室』、『器樂室』、『演唱室』、『猜謎室』、『乒乓球室』、『桌球室』、『保齡球室』﹐等等。『跳舞室』裡不停地傳出立體激光音樂。遊客自找舞伴。但裡面跳的人很少﹐因為跳舞到處可跳﹐何必到這裡來跳。但芝娜拉了鄭莉跳了一曲。其他人作壁上觀。跳畢﹐不等別人開口﹐芝娜就說﹕『走吧。跳舞沒意思。』張明生在旁笑道﹕『既然沒意思﹐又何必跳呢。』芝娜道﹕『跳過後才知道沒意思﹐所以讓你們也別跳了。』說著﹐都出來了。悟空八戒沙僧別的玩不來﹐就進了『電視室』。悟空對張明生說﹕『等會到這裡來找俺們。』其他人到了『器樂室』。裡面有各種樂器﹐供遊客自己彈奏。只有兩三個遊客在擺弄這擺弄那。大家要求芝娜彈一曲蕭邦﹐因為她從小在家裡學過鋼琴。芝娜說﹕『我沒有蔥油香﹐所以也彈不來蕭邦。』說著轉身就走﹐大家只得跟了去。『演唱室』裡由遊客自己上台演唱。台側有架電子琴﹐可供伴奏。大家要查雄來一曲男高音獨唱。查雄一本正經說﹕『我喜歡吃臭豆腐﹐待會唱出來都是豆腐臭﹐令人作嘔﹐還是省些事吧。』說著也轉身離去﹐大家也只得跟上。接著他們進了『猜謎室』。裡面沿牆用屏風隔成許多小間﹐中間懸掛著不少走馬燈。牆上屏上燈上都黏上許多編號的小紙條。每條一謎﹐有中文的﹐也有外文的。有一條英文謎說﹕“WHICH IS THE LONGEST WORD IN ENGLISH﹖”(謎面是『英文中哪個詞最長﹖』)查雄說﹕『莫非是FLIPPERTY-FLOPPERTY﹖有十八個字母。』盛靳云忙說﹕『INTERNATIONALIZATION有二十個字母呢。』芝娜道﹕『我聽說在馬克‧麥克山姆的一本小說裡有一個詞竟長達三十七個字母。』正說著﹐有一遊客把此條取下﹐到領獎台去。他們也跟著去看﹐究竟是哪個詞。這個遊客對領獎台後面的機器人說﹕『謎底是SMILES。』機器人馬上拿一樣獎品給他。張明生問﹕『為什麼是這個詞﹖』盛靳云亦已領悟﹐就說﹕『在首尾兩個S之間有一個MILE。豈非最長。』其他人都說『妙』。林木森說﹕『我們英文學得又不多。還是看中文謎吧。』中文謎條上除一般謎語外﹐還有什麼『捲簾格』﹐『簪花格』之類。其中有一條謎面是﹕『猴子。縮頭格。打一字。』這是一種新的謎格。大家正看著﹐有人把這謎條取下﹐向領獎台走去。他們也跟著去聽。謎底是『甲』字。原來猴子屬『申』。『申』字縮去頭即為『甲』字。張明生說﹕『這種謎簡直不登大雅之堂。走吧。我們既非猜謎行家﹐又非熱中於此道者﹐不走更待何時。』說著轉身就走﹐其他人都跟了出來。他們又到別的室轉了一圈﹐玩了一會﹐最後到『電視室』去找悟空三人。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8-12,7:50 pm

 

電視室裡正在播放《西遊記》。扮悟空的演員演得神氣活現。悟空想﹐這是俺十八代灰孫子﹐但卻沒辱沒俺老孫。裡面的八戒處處出洋相。邊上還有遊客在說﹕『這八戒最惹氣。』八戒看著聽著﹐又發作不得。他想﹐是誰搞出這個玩意兒﹐把俺老朱蹧蹋得不像樣子。俺得空去找他問問。正好其他人到電視室裡來找他們﹐於是一起離開了『文娛廳』。下一站為『摸魚池』。小池有10×25平方米。水中放了五十多條魚。每次下水十人﹐帶上氧氣面罩﹐將眼睛一起蒙住﹐所以叫『瞎子摸魚』。現在初秋﹐水不很冷。到冬天﹐只有冬泳者才敢參加這項遊戲。第一次下水的人在規定的時間內一無所獲。有的人繼續下水﹐認為堅持下去必有所獲。也有人認為﹐這麼大的池裡﹐只有五十多尾魚﹐且魚身滑溜﹐是不可能摸到的。八戒覺得很好玩﹐在換人時要下去﹐結果換上特大號的游泳褲還嫌小。他也不管﹐下水去了。蒙住眼睛要捉住三十公分長的魚當然不容易﹐否則怎能得獎呢。獎品是二條鮮活的大青魚。如遊客覺得攜帶活魚不便繼續遊玩﹐可按市價折錢。八戒一次手上碰到一條﹐可沒等他用手抓就游開了﹐以後就連碰也沒碰到過﹐所以有人說﹐除非把魚的眼睛也弄瞎﹐否則永遠捉不到的。八戒下水兩次﹐毫無收獲﹐後來想出了個妙計。他把悟空拉過一旁﹐說﹕『師哥﹐俺有個主意。你變條魚讓俺抓住﹐俺就贏了。』猴性也是好頑的。悟空一想不錯﹐於是八戒第三次下水。悟空拔根毫毛變作條魚﹐游近八戒﹐讓八戒抓住。八戒抓著魚爬上岸來﹐讓管理的機器人看一下﹐又放回水中去。悟空收回毫毛。八戒得獎﹐但他無法拿著魚玩﹐就要了錢。其他同學也各試了一次﹐總是運氣不佳。大家說八戒運氣好﹐而不知他是作弊得來的。八戒興高采烈﹐請大家到飲食店去吃冰淇淋。他自入大學以來﹐跟同學一起吃了冰淇淋後﹐覺得仙酒仙果﹐玉液瓊漿﹐都沒有冰淇淋好吃。

最後一站是『競技場』。裡面有『拉力器室』。張明生過去一拉﹐電子顯示器上的讀數為七十公斤。芝娜說﹕『我也來試一下。』一拉﹐只有二十公斤。大家說她飯沒吃飽。悟空也來了興﹐過去一拉﹐顯示器上讀數一直大上去﹐直到最高讀數五百公斤閃了一下﹐上面變成一串零﹐說明悟空的拉力超過最高讀數。旁觀者無不瞠目結舌。其中一人說﹐他曾看到過一個練武的人拉到過四百公斤。張明生忙說﹕『我們這位孫師兄也有功夫。』旁邊的人都想知道他練的是什麼功夫﹐竟有這等厲害。悟空只得說師父教時沒說叫什麼名稱。大家只能作罷。又有『拳擊器室』。查雄平時喜歡練拳擊﹐上去一試﹐讀數顯示六十五公斤。大家請悟空一試﹐結果讀數閃過兩百﹐還是一串零。還有“握力器室”。林木森先試了一下﹐讀數為八十。大家都慫恿悟空一試﹐讀數閃過兩百﹐又是一串零。三個室試下來﹐還測不出悟空究竟有多大的力。八戒看著大家這種困惑的神色﹐笑道﹕『俺師哥把山也能杠得起來。』大家都以為他在說笑﹐也一笑置之。隨後他們到了『腳踏車室』。靠牆有一排固定的腳踏車﹐前面牆上各有里程顯示器﹐看誰一口氣能蹬多少公里數。悟空三人對此沒興趣。其他同學都玩了一次。接著他們走進了『千斤頂室』。室內從頂上垂下一根根柱子﹐下端有一塊托板。玩的人雙手向上伸直﹐托住托板。上面柱子開始緩緩下落﹐逐漸加壓﹐顯示器上不斷顯出壓力讀數。遊戲者用力頂住壓下的托板﹐當頂不住時﹐雙臂自然會一鬆﹐托板即停止下落。這時的讀數是他能承受的最大壓力數。張明生試了一下﹐讀數為五十二公斤。芝娜說『我來試試。』一面托著板﹐一面不停地笑。查雄還在邊上逗她。她笑彎了腰。千斤頂一停﹐讀數只有十公斤。查雄笑道﹕『以後可不敢讓她抗東西﹐怕壓折了楊柳腰。』芝娜忙說﹔『那以後就你幫我抗吧。』最後大家要求悟空一試﹐結果讀數閃過五百公斤﹐又出現一串零。大家只能咋舌。悟空得意洋洋隨著大家進了『划旱船室』。室內並列著幾隻固定獨木舟。每舟一人﹐坐在裡面划動雙槳﹐顯示器上也會出現公里數。張明生和林木森各玩了一會﹐其他人都不想玩。最後他們進了『梅花樁室』。房中地上豎立著一百單八根高十厘米﹐直徑五厘米的樁子﹐疏密相間地成梅花狀排列。樁上標有從一到一○八的數字。遊戲者必須從一順序走到一○八﹐如兩樁相距較遠﹐就必須跳過去﹐看走完需多少時間﹐有計時器顯示。時間用得越少越好。如有人想越過該走的樁﹐如在二號樁上直接走到四號樁上﹐由於三號樁上沒有受力﹐而四號樁上直接受了力﹐反映到電腦裡﹐電腦會發出指令﹐讓計時器增加十秒以懲罰﹐因為走一下三號樁不需要十秒鐘。如在三號樁上站不穩而落下來﹐可上四號樁續走。走完一百單八樁﹐看誰用的時間最少為勝。芝娜只走了五十多樁就半途而廢﹐且中途好幾次落下樁來。查雄走走停停﹐落下來回上去﹐化了十分鐘。大家請悟空走走看。猴子本就輕捷﹐樹枝上尚能行走﹐何況這些樁上。悟空只化了五十秒就走完了﹐當然一次也沒有落下來過。張明生笑道﹕『倒底是練武之人﹐不同凡迥。』邊說笑邊出來。當他們離開遊樂場時﹐已是黃昏﹐唯見天色異常﹐絢麗多彩。盛靳云於歸程車上遂得一律曰﹕雲鎖碧空垂重陰﹐天公欲雨未成霖。飛廉弄墨蒼旻黑﹐屏翳點鉛秋昊青。雲外斜暉未盡斂﹐時來紅暈透雲屏。陽烏半落高樓外﹐抹滿雲天萬里金。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8-19,8:14 pm

 

一天晚上﹐悟空八戒二人在張明生房裡﹐聽他們閑聊。話題轉到中國其時已躋身世界經濟強國之林。儘管人口仍居世界第一﹐但因疆域遼闊﹐原來人口稀少或無人之區﹐現在都已開發而興建了許多城鎮﹐開設了工廠和農場。自願開發者都得到政府的無息貸款及各種物資幫助。在農場中﹐用人工土壤或營養液﹐再加人工氣候條件﹐來培植和生產各種農產品。所以這些產品量多質好﹐因為不受自然條件變化的影響。在中國近海大陸架上也有不少海底城市。在天上有人造衛星城﹐繞著地球旋轉。在月亮上也建造了好些城市﹐都罩在一個個巨大的透明罩裡。那時地球有兩個月亮。在公元2115年﹐有一顆小行星﹐比原來的月亮小﹐向地球飛來。科學家估計可能與地球相撞。此消息一度引起極大驚恐﹐甚至使在交戰中的國家也停止了打仗﹐因為大家知道相撞後果十分嚴重﹐就是打了勝仗﹐也會變得毫無意義。於是許多國家通力協作﹐製造了一枚巨大的導彈﹐當這顆小行星接近地球時﹐向它發射過去﹐擊中它的一側﹐造成它的運行角度偏轉﹐於是在離地表三十萬公里處掠過時﹐受地球引力及在其他力的綜合作用下﹐卻繞地球運轉起來﹐成了另一月亮﹐俗稱小月亮。科學家正在設想﹐要利用月球的引力﹐讓它們吸附一層兩公里厚的﹐與地球上大氣成份相同的大氣層﹐再逐漸改造月球表面﹐使形成一大片一大片水域﹐從而產生土壤﹐播植森林。這樣更適合於人類居住。科學家還在進行火星改造計劃。目前正在改造火星大氣層。在火星上面已建立了一些密封式的科學考察站。如果這些計劃能在兩三個世紀中實現﹐地球上人口再增加也能應付。在二十三世紀初﹐世界上所有國家﹐即使在非洲那些原來非常落後的地方﹐經濟也有長足發展﹐生產都自動化了﹐但人口增多﹐失業還是免不了的﹐貧窮者仍是為數眾多﹐因為老闆不是慈善家﹐任何政府都只代表一部份人的利益。其時在中國﹐雖然人口更多﹐但由於生產力的高度發展﹐一人生產的產值足可養活許多人﹐所以就縮短工作時間(每天四小時﹐分兩班制﹐四班制或六班制)﹐增加假日﹐孕婦及教養孩子的母親可長休至孩子受完十二年義務教育﹐還可提早退休。而退休者及在家長休的母親實際上也在以某種方式服務於社會(母親教育孩子就是在盡社會職責)。社會物質財富的極大增長改變了人們許多的觀念、習慣和心理狀態。如貪小、妒忌等就不復存在﹐因為每個人都生活得很富裕﹐還貪什麼小﹐還妒忌別人做什麼﹖但回顧中國歷史上﹐佐證以各類小說文章﹐“妒忌”竟是各種各樣大小事件發生的根源。它可以引起兩國相爭﹐伏屍千里﹔兩人相鬥﹐流血五步。它可以造成無數冤獄﹐無數冤鬼﹐引起冤冤相報﹐勾心鬥角﹐你死我活﹐強存弱亡。外國人雖也有妒忌﹐但一般看來﹐總是自我奮發﹐以期超過別人﹐從而感到揚眉吐氣。然而不少中國人(並非全體皆是﹐但其數量也足以構成一種社會現象。)妒忌別人超過自己時﹐不是奮發圖強﹐再去超過別人﹐而是千方百計﹐不擇手段﹐把別人往下拉﹐弄得別人比他還不如﹐隨後才感到心滿意足﹐寢食俱安。這種不求上進的心態也是中國社會發展緩慢的原因之一。話休絮煩﹐且歸正傳。其時賭博也沒有了﹐因為賭亦犯罪之源。這是長期禁賭教育的結果。一切牌類只作為娛樂工具。其實把牌類看作賭博工具是不對的﹐因為要賭的人下棋也可賭。為什麼不說棋類也是賭博工具呢﹖甚至猜手指也可以賭。總不成手指也是賭博工具﹖其時各種煙類早就停止了生產。由於全球禁煙運動的展開﹐吸煙的危害性已家喻戶曉﹐所以早就無人吸煙了。一般盜賊小偷已早絕跡﹐因為﹕第一﹐生活得很好的人決不會去偷盜別人的東西﹔第二﹐由於教化的施行﹐社會上好逸惡勞﹐貪吃懶做的習慣已沒有了。知恥之心已人皆有之。古人謂﹕民飽暖而後知廉恥。所以一切教育只有在老百姓得到飽暖之後才會有效。空肚子裡裝不下『廉恥』二字。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8-26,8:08 pm

 

其時在世界上﹐特別在小國家中﹐因政治上的不穩定﹐由爭權奪利而引起的戰爭仍時有發生。於是就民生塗炭﹐苦不堪言。對受戰爭災害者來說﹐生活水平與海平面同高。白漢民告訴大家﹐他有一個親戚﹐世代僑居某一小國家中。他們幾代辛苦積聚起來的財產﹐不料一旦毀於戰火。現存的父輩一代﹐年七十餘﹐為當地華僑領袖﹐商界要人﹐太平時期在該國政界也有一定影響﹐但軍人政變﹐各派混戰﹐他已無所施其影響。其子誤〔這裡的“誤”字最好用“吳+心旁”這一字。下同。我的中文軟件裡沒有。〕生﹐可四十餘﹐早年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學成歸來﹐本可大展鴻圖﹐豈意戰端一開延續至今﹐致使他空有蘊玉待價之志﹐只能整日坐困愁城﹐吟詩下棋以遣時日﹐幸賴尚有薄資﹐不致凍餒﹐且戰亂中豈能顧及婚娶之事﹐故年逾不惑﹐中饋猶虛。他與周彥君之父常通音問﹐開讀其函﹐滿紙牢騷之言﹐曾有『無業難逃世俗譏』及『即便長生心亦灰』之句。周父遺詩慰之曰﹕

莫嘆無業世人譏﹐大器晚成何足奇。短折甘羅達惜早﹐高年尚父遇喜遲。

牢騷太盛防腸斷﹐詩意既來句莫悲。可恨韶光留不住﹐長生豈肯此心灰。

在他三十歲那年﹐感『而立』之說﹐嘆壯志不酬﹐曾寄來『歲月篇』云﹕

日月如跳丸﹐經年行中天。四季循復去﹐不息如流川。春花雖云好﹐及冬盡凋殘。人生譬朝露﹐那得久喘延。仙鄉不可期﹐世事難十全。虛度半甲子﹐鬢髮行將斑。安得乾坤手﹐攀住羲和輪﹖安得不死藥﹐萬古駐春顏﹖歲月不可留﹐壯志竟何酬。高歌歌一曲﹐曲罷意未休。

又有『無題』一首曰﹕

生厭虛禮性崢嶸﹐欲跨滄海斬長鯨。親朋無有知我者﹐思向天公傾愫情。

迢迢雲路天梯絕﹐無由達意徒悲切。上蒼生我意如何﹐古來英傑老死多。

有一信中云﹕『一夕夢中白髮滿頭﹐醒後作「夢生白髮行」。』其詩曰﹕

君不聞﹐鶴壽千歲有盡時﹐朝奮雲翮暮委泥。君不聞﹐夢生白髮兆衰年﹐行將年衰何足悲。天生我材竟何用﹐可憐虛度三十春。豈是運乖難得意﹐非為性傲不求人。阿暪梟雄今安在﹐魂兮無知名空留。人生元是天地客﹐大夢一覺萬事休。莫爭閑氣且養性﹐任他利慾如火牛。冰心一片散幽馨﹐飽讀詩書樂齋頭。

似乎忽而洞透世事﹐淡泊名利﹐實作無可奈何之嘆耳。又作『鬼人歌』以譏世﹕

人死乃成鬼﹐鬼生亦為人。人原從鬼來﹐鬼亦來自人。人鬼既相通﹐何分鬼與人。世有人即鬼﹐乃傳鬼害人。害人即為鬼﹐鬼豈盡害人。為人除盡鬼﹐願鬼莫害人。人惡皆變鬼﹐鬼善盡作人。人鬼不相通﹐始無鬼害人。

廿三世紀雖屬科學昌明時代﹐但當民生凋敝之時﹐相信命運的人也多起來﹐因而算命先生也應運而生。算命之花樣也時有翻新。當時該國盛行機器人算命﹐用一架高智能機器人﹐編好程序﹐讓它胡謅一通。還有激光測骨算命等。操此業者有盲人﹐有非盲人﹐有婦人﹐也有老漢。誤生無聊中到其所居城市之郊外﹐其音譯作『漕河涇』之地﹐訪一瞽叟以問休咎。算命者之訣竅是凡來者皆美言之﹐使其慷慨解囊﹐高興而歸。誤生求教於瞽叟﹐只以遊戲處之﹐並無深信之意。更有科學看相者﹐用儀器測量面部器官高低大小﹐以定其吉凶前程。誤生也曾去過﹐以觀其科學性如何。有詩為證﹐其一曰﹕

郊歸獨過漕河涇﹐皓月多情伴我行。四野聲冥增杳曠﹐九天雲淨更空明。

瞽盲言語疑真假﹐通達運命可恃憑﹖何日春風能得意﹐吹我萬里上神京。

其二曰﹕

卌年沉滯嘆運遲﹐瞽語相言皆美辭。天意高深難詳問﹐還須憑己好為之。

瞽叟又言及誤生姻緣晚成﹐當於四十一歲之時。在四十一歲那年﹐誤生戲作一詩﹐題為﹕『瞽叟言余喜訊動今年﹐然月已五圓﹐影響絕無﹐余深疑之﹐作詩自嘲。時年四十又一。』其詩曰﹕

于飛漫道在今年﹐紅線還無怎作絃。月老易忘名我缺﹐女媧難補眼望穿。饋主豈在萬里外﹖姻緣誰偕三生前﹖(特拗聯)朋輩年長數我最﹐談妻每愧後居先。

有同學得子﹐他作詩賀之曰﹕

聞君得子感吾懷﹐卌一尚無妻及孩。願爾他年添片瓦﹐金童玉女下凡來。

有友人得女﹐亦寄詩以賀之曰﹕

弄玉降生到爾家﹐一甌秦瓦出層沙。阿房舊物殷勤弄﹐絕世奇珍堪自誇。

周父數次致函招其歸國以展宏猷﹐因其有老父在焉﹐未能即刻言歸。近給周父信中有詩數首以言其志。其一曰﹕

水深龍潛時﹐千載乏人知。一旦雲飛處﹐驚雷動玉池。

其二曰﹕

顛狂妒嫉風﹐斂翼九天鴻。何日雲翅展﹐飛登東岳峰。

其三曰﹕

州官弄權祇欺民﹐志士空懷報國心。金榜徒然名題首﹐仍居斗室對天吟。

其四曰﹕

廿載勤磨勵﹐為期一旦功。年華添白髮﹐何日處囊中﹖

其五曰﹕

年華川逝實堪驚﹐歲月蹉跎意不平。須教眼前爭曉夕﹐毋悲老去嘆虛生。

窮通富貴元無定﹐生死無常豈足憑。不見古今雄烈士﹐斷頭台上唱詩聲。

白漢民講完親戚的情況﹐又道﹕『我等生在國內﹐得享昇平﹐可以說是命好運好吧。』八戒聽著﹐忽然說道﹕『聽說大唐初年﹐太宗皇帝在位﹐也是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且太宗皇帝從諫如流﹐故能朝野同心。』眾人還以為他在說歷史﹐不知他是聽他唐僧師父說的。盛靳云說﹕『可惜尚有邊釁﹐死傷時有。』悟空聽了暗忖﹐想俺老孫當年大鬧天宮也不曾死人﹐當年西天取經也只打死了些妖怪﹐從不傷及無辜。這些打仗死人之事﹐俺老孫以後得管管。悟空自有此心﹐以後遂有平邊釁之舉。此是後話﹐暫且不提。真個是﹕孫猴下凡逞雄心﹐要平天下不平事。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9-02,8:27 pm

 

第十回﹕ 祝壽聚餐﹐沙僧下廚﹔評詩論文﹐悟空試筆

詩曰﹕不舞金棍反舞筆﹐不掄禪杖卻掄刀(菜刀也)。歪句成時競噴酒﹐廚下忽聞
何物焦。

話說周彥君因表弟白漢民與查雄等住在一室﹐也常來閑聊﹐時間一久﹐與悟空三人
也很熟悉。每當彥君到來﹐查雄一反平日詼諧好動之常態﹐而變得言談拘謹﹐文質
彬彬。有時芝娜也在﹐總想逗查雄像平時一樣多說話。張明生打趣道﹕『這有點像
用蟋蟀草逗蟋蟀開牙。但養過蟋蟀的人都知道﹐蟋蟀不肯開牙時逗也無用。最好是
蓋上盆蓋﹐聽其自然。』查雄聽著﹐只能一笑置之﹐若在平時﹐定要駁得張明生體
無完膚才罷。一天晚上﹐平時常來的同學都在白漢民房裡﹐談笑之間﹐忽然白漢民
鄭重地說﹕『現在白宮新聞發佈處將發佈重要新聞﹐請各位注意﹕本星期六乃周彥
君女士二十辰誕﹐擬請各位光臨﹐敬備菲酌以待。』盛靳云說﹕『二十大壽應該慶
祝。只是我們這群人去了﹐會搞得她家雞犬不寧的。』芝娜道﹕『既去拜見壽婆﹐
還得備些壽禮。』白漢民道﹕『時至廿三世紀﹐且為同學﹐應該免去俗禮才對。大
家借個機會聚聚而已。如要興師動眾﹐還不如作罷算了。』張明生道﹕『我是學科
學的﹐最講實際。不像你們學文的人﹐有那麼一套文縐皺﹐酸溜溜的繁文縟禮。依
我說﹐我們每人帶些東西﹐自己動手﹐每人燒一隻菜﹐壽婆當然免燒了﹐就算大家
祝賀之意。你們以為如何﹖』大家稱好。八戒說﹕『俺只會吃﹐不會燒。』悟空也
說﹕『俺也從未做過炒菜煮飯之事。』眾人說不行﹐不勞動者不得食。悟空說﹕
『那就由沙凈代俺燒隻菜。這總可以了吧﹖』八戒也說由沙僧代燒。於是沙僧沒法
再推脫﹐一個人要燒三個菜。悟空八戒做些別的事。
轉眼已到週末。查雄為了表示不同於眾的情意﹐自己一人買了隻蛋糕﹐還寫了
首祝壽詩﹐放在蛋糕盒上。是日﹐大家一早就去周家﹐準備玩一天。周家住在中山
公園附近﹐叫『中山大樓』。當時的高樓都以附近的路名﹐園名或劇場之名而命之﹐
便於尋找。中山大樓高七十層﹐如一塊厚板狀﹐東西走向。大樓外南牆上及頂上都
有能吸收太陽能的極薄塗層﹐以供大樓部份用電所需。高樓北側加特製的折光玻璃﹐
使陽光能進入室內。大樓底層長及一公里。自十一層以上各﹐每層東西兩端各延伸
出二十米﹐所以到了第四十層時﹐東西全長有2﹒2公里。這叫佔天不佔地。隨後一
直築到七十層。地面層和第二層為超級市場﹐各類商店﹐包括理髮店等。第三層為
餐廳﹐咖啡室﹐點心店及食品店等。第四層至第十層為旅館﹐附設公共浴室等。第
十一層以上均作居民住所。周彥君家在第四十五層﹐為四間套。進門一走廊﹐南北
兩邊各有兩間﹐均為一大一小。大間二十平方﹐小間十五平方。彥君與祖父母及父
母同住。中國人的傳統是喜歡幾代同堂的。祖父母住南大間﹐房內一套看上去像紅
木的仿古式塑料傢具。父母住南小間﹐一套拆搭式組合傢具﹐是湖綠色塑料的。彥
君住北小間﹐一套粉紅色學生傢具﹐件數較少﹐適合學生生活所需。北大間作起居
室﹐餐室﹐會客室﹐三合一。裡面有塑料配玻璃的酒櫥﹐竹製的古玩架﹐塑料電視
機架﹐上放五十厘米的彩色電視機﹐下面分格﹐可放雜誌報紙等。還有淡藍色塑料
桌椅﹐及大小沙發茶几﹐都可拆搭。走廊牆上有一架子﹐上放家用小型中心控制電
腦。走廊盡頭為十平方米的廚房和六平方米的浴室。當時由於全球人口控制﹐在中
國一般習慣男三十以上﹐女廿五以上才考慮結婚﹐且婚後也不喜歡立即有孩子﹐先享
受一二年新婚之樂。工作之餘﹐兩人各處旅遊。所以周父結婚時年已三十五﹐周母
已三十二。兩年後始懷彥君。在彥君二十歲時﹐其父已五十八歲﹐其母五十五歲﹐
已過當時一般退休年齡。但因他從事活體移植嫁接研究工作﹐當時凡搞重要研究工
作者﹐不受退休年齡限制﹐所以他仍正常上班﹐但業餘時亦喜寫詩填詞。其母五十
三歲﹐乃編輯﹐已退休﹐常參加本地區退休人員詩詞文學愛好者俱樂部活動。其祖
父八十九歲﹐乃當時著名訓詁家及金石家。祖母八十四歲﹐乃有名畫家。當時由於
醫療保健條件的極大改善﹐發達國家中人口平均壽命已達一百歲左右。中國超過一
百歲的人不知其數﹐而且都很健康。彥君既決定與同學一起在家裡過生日﹐她祖父
母怕耽在家中會使年青人感到拘束﹐兩日前就去了南海海底(實際上是大陸架)度
假村旅遊。是日﹐她父母去了外婆家。於是家中成了年青人的天下。周彥君又請了
她自己班上的兩位女同學﹐陸文倩和郭如儀﹐還有常見面的芝娜和鄭莉﹐共計十四
人。
其時﹐一般家庭中都有電動冷熱兩用器﹐聯合制冷箱﹐電磁波爐﹐微波消毒箱﹐
超聲波衣服碗碟聯合洗滌機﹐五十公分彩色電視機﹐錄像機等﹐還有一架家庭用的
智能機器人﹐幫助做事管家。還有電灶。因為電磁爐儘管省力﹐生的東西放進去﹐
由中心電腦控制﹐一會兒就熟﹐做出來的飯菜還可上口﹐但對講究美食的中國人來
說﹐遠不如用電灶炒煮出來的菜更可口﹐且色香味俱全。正像全自動照相機雖能拍
出色彩絢麗的照片﹐但對攝影藝術家來說﹐寧可用架非自動的相機﹐才能拍出明暗
色彩符合藝術要求的相片。這天大家商定用電灶燒菜﹐看各人的烹飪水平如何﹐且
大家自己動手﹐什麼事都不通過機器人做。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9-09,8:44 pm

 

當悟空等人由白漢民帶到周家時﹐白漢民用手一按門﹐門上有一層傳感薄膜﹐連通
家用小型中心控制電腦﹐如來人的指紋已儲存在電腦中﹐說明是家中人或慣熟的戚
友﹐於是電腦發出指令﹐門自動打開。如來人的指紋不在電腦儲存中﹐或來人用手
背面或身體其他部位接觸門﹐則電腦會示警主人﹐並在示像屏上顯示出來人的圖像﹐
由主人辨別是否熟人﹐然後由主人操縱開門。如主人不在﹐外出前﹐按一下電腦上
『外出』鍵﹐有人敲門時﹐門上一方框中會顯示出『家中無人﹐請改日再來。抱歉。』
之字樣。如有人企圖從門窗中強行入內﹐電腦立刻向公安局報警﹐並指令機器人準
備用電擊法擒人。白漢民是周家常客。他的指紋已輸入電腦﹐故門立即就開。等悟
空一行人都進門後﹐門自動關閉。彥君聞聲迎了出來﹐把眾人讓進會客室。彥君的
兩個同學和芝娜鄭莉早就到了。大家相互招呼過後﹐查雄把蛋糕盒放在中間桌上﹐
對彥君說道﹕『蛋糕一盒不成敬意。歪詩一首供君噴飯。』於是大家都圍上來﹐要
看他的詩究竟歪到什麼程度。詩曰﹕『忽聞君壽誕﹐今日攜糕來。紫府容俗客﹐玉
屏為我開。嬌嫻嫵媚態﹐綺繡纏綿才。莫負主人意﹐頻頻自舉杯。』眾人笑道﹕
『等一會兒必要讓他一醉方休。』白漢民道﹕『今天壽婆享福一天﹐由鄙大人來主
其事。大家聽我安排。中午各人燒一菜﹐外加壽麵﹐共請壽婆。晚間壽婆出資﹐還
請大家﹐乃自取式便餐。現在大家隨意活動﹐那邊酒櫥上有各種飲料﹐請大家自己
取用。還有糖果蜜餞﹐亦望大家不吝多開金口﹐儘量食用為感。』眾人聽了他這幾
句不倫不類的話都捧腹大笑。呂品口說﹕『既然總管大人有令﹐大家就不必客氣﹐
各自做自己喜歡的事。』說著就拉了林木森對坐了兩隻小沙發﹐拿出自己帶來的圍
棋﹐在茶几上下起棋來。張明生拖了悟空﹐查雄﹐盛靳云在桌上打橋牌。悟空也是
剛學會。八戒沙僧不會玩這些花樣﹐只能看電視。八戒真的不客氣﹐不斷地拿糖果蜜
餞吃。四位來客小姐則擠坐在長沙發上﹐說著體己話。彥君坐在旁邊一隻折椅上陪
客。只有白漢民以主事者的身份一會兒進來﹐一會兒去廚房﹐忙得不亦樂乎。他想
什麼事都讓客人做終非待客之道﹐所以他在做燒菜前的各種準備工作。
張明生一面打牌﹐只聽得身後沙發上不時傳來切切私語之聲。突然他說道﹕
『你們四大美人在嘀咕些什麼﹖』盛靳云說﹕『美人而用動詞「嘀咕」似乎不相稱。』
芝娜道﹕『他這個賭鬼的狗嘴裡當然吐不出象牙來。』話鋒忽然一轉﹐她對彥君說﹕
『今日有幸登府祝壽﹐實亦想拜讀壽婆的綺詞麗句。請把大作拿些出來一開眼界。』
鄭莉插入道﹕『年紀輕輕叫作壽婆﹐令人聽來只覺得老氣橫秋﹐很不相稱。不若叫
作壽小姐為好。』張明生笑道﹕『壽小姐三字唸起來拗口。不若叫作「壽頭」吧。』
芝娜道﹕『你自己才是標準的壽頭﹐只此一家﹐別無分出。壽姐姐請勿動氣。姜太
公在此﹐小狗放屁﹐百無禁忌。還是請你拿些大作出來讓我們飽飽眼福。』彥君道﹕
『別取笑我。我雖有一些劣作﹐不值得玷污尊目。』芝娜忙說﹕『不是開玩笑﹐是
朝山進香﹐誠心誠意。』彥君推托不得﹐忽思得個移花接木之計﹐就說﹕『你們請
坐會兒。我去拿樣東西給你們看。』說著就去她臥室﹐不多會兒﹐拿來一本書﹐遞
給芝娜。原來是本《延陵氏詩文集》。芝娜道﹕『這是什麼﹖』彥君說﹕『上面不
是寫著《延陵氏詩文集》嗎﹖』芝娜說﹕『這我知道。我意思是這是個何許樣的集
子。』彥君道﹕『根據作者生平介紹﹐他主要生活在二十世紀上半葉﹐卒於八十年
代末。由於命途坎坷﹐多憤慨之詞。』這時芝娜已在翻看了。集首是送別詩二首。
文倩鄭莉都湊上來看。盛靳云突然說﹕『奇文共欣賞。請唸出來大家聽聽吧。』芝
娜說﹕『開頭是送別詩兩首。其一曰「題別」﹕
長亭折柳處﹐別淚滿金樽。千里人歸去﹐遙情寄白雲。』
張明生說﹕『二十世紀時這麼還有長亭﹖真是胡言亂語。』盛靳云道﹕『雖不叫長
亭﹐可亭子還是有的吧。芝娜別理他。請唸吧。』芝娜唸道﹕『其二曰「送友北上」﹕

陽關餞別月中秋﹐對月頻添兩地愁。萬丈離情絃未盡﹐隨君千里赴幽州。』
張明生道﹕『既曰北上﹐應在南方送友﹐怎麼又到陽關去餞別呢﹖』彥君道﹕『我
想這裡的「陽關」者乃指古離別曲「陽關三疊」而言﹐不是地名﹐下有「絃未盡」
可證。』芝娜道﹕『你以後不懂別混充行家裡手。下面有擬古小詞數闕。其一曰
「夢江南」﹕
春去也﹐何處覓行蹤﹖不在白雲天上住﹐難從月下花間逢。春在深宮中。』
彥君道﹕『這首詞究竟涵義何在﹖「春」指什麼﹖為何又在深宮中﹖我自買回這本
書後﹐看了不止一遍﹐還是不能確定它的涵義何在。』盛靳云道﹕『「春」或許指
詩人要追求的什麼東西。』彥君道﹕『或許指一切美好的東西。但為什麼在深宮中
呢﹖』盛靳云道﹕『我的理解是﹐深宮乃統治者所居之處﹐一切美好的東西不都歸
了統治者所有了嗎﹖』芝娜道﹕『你們慢慢推敲吧。恐怕別有深意。下面其二曰
「憶秦娥」﹕
絃歌歇﹐秋風吹斷餘音絕。餘音絕﹐庭前細雨﹐輕敲梧葉。 漏深猶自憑欄
立﹐愁將愁句愁中覓。愁中覓﹐羅衫露冷﹐怯歸空室。』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9-16,8:22 pm

 

張明生說﹕『這位作者老愛寫二十世紀都已沒有的東西。當大家都在用鐘錶了﹐他卻
還在用「滴漏」。』文倩道﹕『從詞意看﹐作者當時尚是單身漢無疑。』彥君道﹕
『或許只是某種孤獨心情的反映。』張明生說﹕『你們這些學文的人總喜歡從別人
話的背後去尋找別人未必有的意思﹐接著就據此給人按上莫須有的罪名。歷史上這
種事還少嗎﹖如「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這本是充滿想像力的﹐擬人化的好
句﹐卻因此而掉了腦袋﹐豈不可惜。』鄭莉道﹕『可現在是廿三世紀。這種情況早
就沒有了。』張明生說﹕『那你們為什麼還要研究什麼別有深意呢﹖』芝娜忙說﹕
『你們別爭論了。聽我唸下去。其三曰「相見歡」﹕
凝眸獨立斜暉﹐柳依依。望斷春江﹐不見斯人歸。 玉容悴﹐寸心碎﹐訴誰
知。寂寞春閨﹐幾度淚沾衣。』
文倩道﹕『毫無疑問﹐這是擬閨婦之望夫。我想不必與作者聯係起來了。如果每首
詩詞都要與作者本人聯係落實的話﹐恐有穿鑿之嫌。我看到下一首了。如要聯係作
者的話﹐不知該如何聯係了。』芝娜道﹕『大家聽我唸下一首﹐「誤佳期」﹕
春染堤邊柳綠﹐陌上雙燕相逐。誰家少女折桑枝﹐素手白如玉。 步過小橋
東﹐更在清溪北﹐竹林深處響繅車﹐記取是儂屋。』
盛靳云道﹕『既曰擬古﹐當然不必說他一定喻今。不能老是說人借古諷今﹐亂加罪
名。他喜歡設想自己以古人身份填詞﹐看是否得古意﹐這有何不可。』芝娜道﹕
『下面一首曰「謁金門」﹕
桃欲綻﹐半吐脂紅向晚。嶺外炊煙天際漫﹐漸共餘霞散。 獨聽黃鶯嚦囀﹐
時把嬌兒輕喚。蓴菜鱸魚烹且緩﹐壺中酒可暖﹖』
查雄說﹕『此詞儼然老翁口吻。或許他寫此詞時﹐是已經老了。這就不能算是擬古
了。』張明生道﹕『不管他當時寫這首詞的時候是老是少﹐他要說是擬古﹐你管得
著嗎﹖』芝娜怕他們爭起來﹐忙又唸道﹕『下面有「如夢令」三首。其一曰﹕
難遣相思春晝﹐易盡玉壺銀漏。夢斷楚山遙﹐但見一天星斗。春柳﹐春柳﹐柳
綠月肥心瘦。
末句套李清照的「紅肥綠瘦」﹐但「月肥」與「心瘦」對照﹐亦有新意。』張明生
說﹕『評論發表完畢。請唸下去吧。』芝娜唸道﹕『其二曰﹕
晴日臥深春晝﹐良夜聽殘銀漏。何處覓驚鴻﹐唯有一池星斗。衰柳﹐衰柳﹐衰
柳枝頭春瘦。』
查雄道﹕『柳衰當然春瘦了。也有新意。』芝娜又唸道﹕『其三曰「破格如夢令」﹕

桃數樹驕春晝﹐鶯兩個聊深漏。醉獨上高樓﹐雲一片摩星斗。煙柳﹐煙柳﹐中
有杜鵑啼瘦。』
張明生問﹕『何謂「破格」﹖』彥君道﹕『「破格」兩字乃作者杜撰。看來似是句
讀上之不同於原來的如夢令。』盛靳云說﹕『格律句讀如何﹐暫且不管。詩詞之優
劣在於意境如何。此詞猶如在一片笙歌之中忽來啼哭之聲﹐在一片繁華景中忽見悽
苦之情。』張明生道﹕『請再往下唸﹐聽聽他還胡說八道些什麼。』芝娜道﹕『下
面是「用韻和某翁二律」。其一曰﹕
一事能成生不妄﹐秋霜染鬢亦何妨。浮生若夢又非夢﹐老大堪傷且莫傷。
慢道人才盡斑白﹐試看我輩接青黃。天驚石破彎弓處﹐射虎方知李廣狂。
可惜原詩不錄。』鄭莉道﹕『不過可推知原詩必有回顧一生﹐僅成一事﹐而觀人才
斑白﹐青黃不接﹐慨嘆不已之意。』彥君道﹕『頜聯有新意﹐頸聯也好﹐末聯用典
太俗。』張明生道﹕『雖俗﹐氣勢倒也不小。請唸第二首吧。』芝娜唸道﹕『其二
曰﹕
尋春不見徒徘徊﹐那管昏鴉著意催。花落竟歸何處去﹐水流祇向海邊來。
終年但願春長在﹐百歲難逃骨化灰。鎮日鎖眉為低事﹐詩懷且共酒樽開。』
郭如儀道﹕『此詩雖無警句﹐但意境及遣詞深合古人詩道。』張明生道﹕『什麼是
古人的詩道﹖能談得具體些嗎﹖』郭如儀道﹕『這是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你多
讀些古人的詩﹐自己去好好體會吧。』彥君道﹕『你泛指古人的詩﹐面太廣了。還
是指唐詩吧﹐那才正宗呢。』白漢民恰好進來﹐問道﹕『你們在談什麼﹖』張明生
說﹕『什麼是古人的詩道﹖』白漢民說﹕『詩道嘛——就是作詩之道。就像日本的
茶道差不多。』張明生又追問﹕『那作詩之道又是怎樣呢﹖』白漢民說﹕『此非一
言所能概述。』說著又出去了。芝娜又唸下去﹕『下面是「 癸卯除夕呈某叔一律」﹐
其詩曰﹕
不老東君又播青﹐多情歲月逐年增。今霄萬戶醉觴月﹐何日一舡趨鯉庭﹖
日照浦江春樹綠﹐潮漫淺水暮雲平。他年喜把龍門托﹐流水高山寫我情。』
鄭莉道﹕『「多情」兩字用得好。世人都說「歲月無情」﹐他偏說「多情」。』彥
君道﹕『是呀﹐歲月不斷而來﹐豈非多情。』芝娜又唸道﹕『下面一律為「贈周陳
二君」﹕
昨日瞻韓龐府時﹐欣喜奉讀二君詩。堪欽「萬里窮一目」﹐亦羨「皓歌睥睨」
姿。莫吝千行揮妙筆﹐深望萬斛瀉珠璣。雲天從此頻仰首﹐鴻雁飛來莫稽遲。』
盛靳云說﹕『這是遊戲之筆。不過還可算作詩。』芝娜又唸道﹕『下面是「即景」
二首。其一曰﹕
時屆清秋菊蟹肥﹐梧桐葉落瘦蟬稀。霜重遠嶺丹楓醉﹐風急江天過雁低。
撫脾長歌寄遙思﹐憑高凝眺對斜暉。曲終四顧無人聽﹐三五歸鴉自在飛。』
彥君道﹕『末聯深有還味﹐雖犯了一個孤平。但「聽」為平聲﹐此處該用仄聲。』
盛靳云忙說﹕『全詩意境很好。孤平微庛﹐不足為訓。「聽」雖為平聲﹐但難得另
一個更好的字。』芝娜唸道﹕『其二曰﹕
臨風獨立嘯長空﹐噓氣生雲貫白虹。茅屋觀圖諸葛恨﹐圯橋著履留侯風。
高天萬里騎鯤鳥﹐人世百年如雪鴻。畢竟風流逐浪去﹐江山無限夕暉中。』
鄭莉道﹕『雖說頜聯頸聯用典太俗﹐但全詩氣勢不凡。末聯也有餘意。下面又是一
首詞。』芝娜唸道﹕『「訴衷情」﹕
春來無事索詩腸﹐晝暖日初長。仰天獨自長嘯﹐全不管﹐世興亡。 君且住﹐
細思量﹐莫空忙。終朝採蜜﹐卻為他人作嫁衣裳。』
彥君道﹕『看來這首詞是贈人的。勸人不要為他人作嫁或受人利用。』張明生說﹕
『他這種不管興亡的態度是不對的。清人顧炎武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查雄
道﹕『但此詞主旨在最後一句話﹐有「受人利用﹐不如萬事不管為好」。』芝娜道﹕
『你們不必爭論。下有一首詩曰「戲贈某友」﹕
問君鶴骨緣何瘦﹐疇昔英姿安在哉﹖今日頹唐君莫笑﹐昨天曾作頭頭來。』
張明生說﹕『這算什麼詩。』芝娜說﹕『既曰戲作﹐當然不是好詩﹐但許多不像詩
的詩還要上報呢。下面是一組詠近代新事物之詩詞。一曰「詠火車」﹕
長車一列月台停﹐吞火吐煙將遠征。蜿迤蛇行節節動﹐轟雷輪轉隆隆鳴。
行須循線依軌鐵﹐奔則如風追彗星。汽笛一聲人去也﹐天南地北載離情。』
盛靳云說﹕『末聯較好﹐其餘平平。』查雄道﹕『何不說人來也﹐則後一句不必寫
傷悲的離情﹐可寫相逢之喜悅。』悟空一面玩牌﹐一面在聽他們談論。他不懂詩詞﹐
故插不上話﹐這時他突然插上一句說﹕『那你另寫一首﹐照你的意思寫。』查雄道﹕
『那你也寫一首。咱們一人一首﹐你看如何﹖』悟空是好強的﹐不願說自己不會寫
詩﹐況且在天上時常與李謫仙過往﹐聽到謫仙出口成詩﹐他想做詩並非難事﹐於是
一口答應﹐說﹕『待會兒打完牌再做﹐不過要按俺的意思做。』查雄笑著說『好』。
接著﹐芝娜又唸道 ﹕『下面一首是「詠電話」﹕
圓盤撥動俟嗡嗡﹐若聞嘟嘟示不通。號碼一三三一五﹐鈴聲丁呤呤丁咚。
兀然底座如丘岳﹐彎曲聽筒似弩弓。兩耳順風豈有此﹐傳聲千里一線通。』
鄭莉道﹕『這是詠老式電話。我們在電視劇裡可看到。』張明生道﹕『廢話。既是
古人﹐當然用品都是老式的。生活博物館裡不是也有展覽著嗎﹖』鄭莉道﹕『我是
專講廢話的。你自己這兩句也是廢話。』芝娜忙唸道﹕『下一首是「詠潛艇」﹕
鐵鯨波底行﹐風浪莫能驚。遇敵幼魚產﹐觸舷巨艦沉。潛游入敵陣﹐水戰出奇
兵。艦裡逢「驅逐」﹐器中有「聽音」。炸彈深水爆﹐「引進」海中停。靜臥或能
免﹐敵歸始可升。一彈如中的﹐魚腹遂葬身。跨海不嫌遠﹐過洋何懼冰。沉浮氣可
壓﹐瞭望鏡能伸。欲駕長風去﹐破濤萬里程。
文倩道﹕『末兩句雖用了俗典﹐但還適情。』芝娜又唸道﹕『下面有「鵲橋仙」詞
三闕。其一曰「詠坦克」﹕
衷甲鐵馬﹐挺戈長炮﹐萬里疆場馳騁。轔轔履帶轉群輪﹐展騏足﹐邊庭巡警。
越奔原野﹐等閑丘壑﹐豈懼翻山度嶺。護掩步卒打衝鋒﹐陷對陣﹐橫掃敵境。

其二曰「詠自行車」﹕
龍頭正扶﹐煞車在手﹐鏈動雙輪飛轉。兩足上下交相踏﹐有人馭﹐自行怎喚﹖
一騎飛快﹐東西如意﹐頃刻全城兜遍。鈴聲一路響叮噹﹐綠燈換﹐行人且慢。

其三曰﹕「詠水雷地雷」﹕
千頃琉璃﹐一波不起﹐卻教艨艟犁破。水雷三五載沉浮﹐看仔細﹐誰敢碰我﹖
村頭河畔﹐田邊路口﹐抔土掩埋雷火。敵軍腳底一聲響﹐頓教彼﹐人仰馬臥。』

文倩道﹕『這幾首詞也有好的地方。如「詠坦克」一首﹐現在雖已沒有這種坦克了﹐
但我們從歷史影片或軍事博物館裡仍能看到﹐確如披甲的鐵馬﹐其伸出的炮筒猶如
挺起的長戈。且以「展騏足」喻其快亦當。』鄭莉說﹕『第二首中「自行怎喚」問
得好。看來「自行車」該改個名了。還是用俗稱「腳踏車」為確。末句「行人且慢」
顯得騎車人神氣活現。』這時白漢民剛又進來﹐聽見鄭莉的話﹐笑道﹕『我騎車就
是這樣的。行人讓車﹐這是交通規則。』張明生道﹕『現在行人過馬路都走天橋或
地道﹐你到哪裡去耍威風﹖』白漢民道﹕『市郊小鎮的路上。』說著又出去了。彥
君道﹕『第三首中“犁破千頃琉璃”句好。且“誰敢碰我”問得好﹐也傲得好。』
盛靳云笑道﹕『傲得有什麼好﹖』彥君道﹕『這使我想起古小說中﹐豪奴碰到一位
英雄。英雄怒目橫視﹐有一種「誰敢碰我」的氣概。』張明生說﹕『這怎麼聯得上。』
又對芝娜說﹕『能不能翻過去﹐選精彩的唸一些﹖要從頭唸到底的話﹐恐怕得三天
三夜吧。』芝娜翻過幾頁﹐說﹕『這裡有一首打油詩﹐曰「勸戒煙」﹕
火柴一點煙頭紅﹐噴煙吐霧繞室濃。一枝叼嘴意態舒﹐煙灰四飛談笑風。
道是飯後一枝煙﹐快樂勝過活神仙。須知神仙戒煙火﹐定是妖魔散毒煙。
請來不易孔方兄﹐化錢卻買尼古丁。若嫌錢多壓袋重﹐紙幣無毒燃亦明。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9-23,8:53 pm

 

張明生道﹕『這勸戒的是什麼煙﹖歷史資料上有鴉片煙﹐旱煙﹐鼻煙﹐香煙等。』芝
娜道﹕『詩中有「一枝叼嘴」之句﹐當然指香煙。我們從生活品博物館中看到過的。』
說著﹐芝娜又翻過兩頁唸道﹕『下一首題為〈黛玉有「秋夕風雨詞」﹐處處著一
「秋」字。余擬黛玉為「惱春詞」〉﹕
春光明麗春日融﹐春柳碧映春桃紅。無端春色撩人意﹐那堪春情傳春風。
桃姣柳好為誰妍﹖ 惱春人兒只自憐。惱春既來又忽去﹐憐人一去不復還。
年年春來為底事﹖春去徒然惹相思。春花逢春開嬋娟﹐花開那管人憔悴。
花莫笑我春莫妒﹐憔悴人兒常自誤。春風春雨莫相催﹐美景良辰苦易暮。
春霄寂寞春思長﹐春景難留春日駐。愁容對鏡瘦獨知﹐人比春瘦怎自處。
傷春情懷春愁多﹐春夢一覺春蹉跎。直待春歸花事了﹐無計留春奈春何。』
盛靳云道﹕『如黛玉活到那時﹐看到這首詩﹐必定會說「知我者斯人也」。』查雄
說﹕『你這也是廢話。黛玉原是小說中的人物﹐純屬虛構﹐本無所謂死活。只要你
一打開《紅樓夢》來讀﹐她就活著。』盛靳云道﹕『但讀著讀著﹐她就死了﹐何謂
無死活﹖』查雄道﹕『按你的意思是要曹雪芹不讓她死了。』盛靳云道﹕『我的意
思是最好你另行續寫這後四十回。』張明生笑道﹕『那我們等著看查續本吧。』鄭
莉也笑道﹕『但願別讓黛玉死得更慘。』大家都笑了。芝娜又翻過好幾頁﹐就翻到
『文』的部份。她唸道﹕『第一篇短文題為「呈述之師座」﹐文曰﹕「不敏蓀竊聞」
——』張明生插嘴說﹕『何謂「蓀」﹖』彥君道﹕『作者名為「延陵季蓀」。』芝
娜說﹕『你們總是打岔。再打岔﹐就另請高明﹐我不唸了。』張明生笑道﹕『此乃
小生之過也﹐這廂賠罪了。』芝娜也笑了﹐說﹕『以後有聯歡會﹐請你來演戲吧。
文曰﹕
不敏蓀竊聞﹕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余自幼多疾。乍離輪台﹐即罹巨
□。〔這裡應用的字為“病字頭裡面+可”。此字我軟件裡沒有。〕幸賴湯藥自強﹐
日與衾枕作伴。月長年久﹐唯藉詩書以資消遣。惜資質愚魯﹐東瀏西覽﹐左掇右拾﹐
而大半莫解﹐小半遺忘﹐惟片言隻語﹐依稀尚記耳。故年逾弱冠﹐知匹髫齡。恨明
師緣慳﹐疑義誰析。嘆學業難就﹐年華虛擲。念之﹐深自憾焉。余常私慕古人成章
於七步﹐倚馬而萬言。自愧庸駑﹐終莫臻此。然思鑌鐵之頑﹐經名手鑄之﹐尚能成
劍﹔臼石之劣﹐得巧匠琢之﹐亦可為器。余乃頑鐵﹐余乃劣石。誰其名手﹐誰其巧
匠﹖余待其而鑄之﹐余待其而琢之。』
芝娜又唸道﹕『下面一篇曰「友道」﹕
人之相知貴知心﹐人之相交貴重義。鮑徐薦賢﹐汶祥刺馬﹐良有以也。非交之
必生死與共﹐但友之應同舟互濟。禮無大小﹐來而不往非禮也。德無厚薄﹐受而不
報非德也。固施德者不望報﹐詎受德者能不圖報。然世人懷刺投謁﹐豈送炭抑結艸
啣環﹔禮佛許願﹐非敬佛而實有所求。故古人嘆高義之不再﹐悲篤情之已往﹐而曰﹕
何知音之難得兮﹐豈薛樂之永絕乎﹖﹗』
盛靳云說﹕『我生平最恨做什麼事都講條件。你給我什麼﹐我給你什麼。許多
人拜佛求神﹐並不是真正信佛敬神﹐只不過要神賜福於他﹐賜財於他。他要房子﹐
要車子﹐要妻子﹐要兒子。甚至有人在所求不遂時﹐把神像摔壞。如果我是神或佛
的話﹐決不保祐這種人。』鄭莉笑道﹕『所以你成不了神佛。』大家都笑了。悟空
在邊上聽了暗自思忖﹕『俺在天上時常聽說﹐做人信不信神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
心要好﹐多做善事。信神的人做了壞事﹐或不肯做善事﹐都得不到神的保祐的。俺
老孫最恨這種人﹐以後碰到了﹐到閻王殿去告他一狀﹐讓他來世變口豬。』不說悟
空暗忖﹐且說芝娜又唸道﹕『《浮生六記》延陵氏後序——』張明生道﹕『什麼是
後序﹖』盛靳云說﹕『類似「寫在後面的話」。無非是發表一些低論而已。』鄭莉
道﹕『只聞有「高論」﹐何來「低論」﹖』盛靳云道﹕『你這腦瓜還不及蒼蠅的。
理順語妙的為高論﹐狗屁不通的為低論。』芝娜忙道﹕『你們別打斷我。聽我唸完
後再發表你們的低論吧。其文曰﹕
渺乎其遙哉﹗天道悠悠﹐莫之能窺。慨世事蒼黃﹐浮生若夢。悲江水長逝﹐雪
鴻無蹤。孤雁哀鳴﹐白首難期。夭桃摧絕﹐紅顏命乖。海棠麗質﹐遭風雨之妒嫉。
萍草無根﹐歷漂泊之艱辛。方魚水之相得﹐效鸞鳳而于飛﹔詎料連理枝折﹐堪嘆魂
夢難接。何物造化﹐播弄眾生。既生佳人情重﹐才子意長﹔不與良辰久享﹐美景共
賞。窮困潦倒﹐誰言大任將降﹖淚枯心瘦﹐豈是淑閣情暢﹖自古好事多磨﹐天意難
問﹔霜皮百圍﹐地力虛載。篷瀛無路﹐玄海有邊。和靖安在﹐嗣宗往矣。傷伊人之
玉隕﹐徒留佳話。哀蕙蘭之香消﹐豈忍卒讀。數言未盡﹐筆灑墨淚。四韻吟成﹐聲
轉哀咽。詩云﹕
淡月搖寒焰﹐涼風透素衣。秋侵入影瘦﹐霜染菊花肥。
悲去鴛衾冷﹐啼來杜宇悽。泉台冥路斷﹐何處芳魂歸﹖』
查雄道﹕『我讀《浮生六記》時感受不深。現在聽了這篇讀後感﹐轉覺其情事確實
可悲了。』文倩道﹕『頜聯乃沈復《浮生六記》中原句﹐作者配上三聯﹐似也渾然
一體。』張明生問﹕『霜皮百圍﹐典出何處﹖』彥君道﹕『從杜工部句「無用霜皮
四十圍」中化出。』芝娜又翻過幾頁﹐唸道﹕『「詩詞寫意論」﹐其文曰﹕
歷來之畫有寫實寫意之別﹐詩詞亦然。友嘗謂余曰﹕何君之所作離今之生活實
情遠甚﹖所云更漏長亭者﹐皆今之所無。余對曰﹕君何不化之甚也。此寫意耳。得
其意可也。何斤斤於詞為﹖更漏者示夜深﹐長亭者示離別處耳。若必曰﹕電燈火車
站﹐夜半十二點﹐以合生活實情﹐則詩味索然也。苟得詩意﹐用之亦何妨。唯非高
手不能為之也。』
盛靳云對張明生說﹕『那位古人真有遠見。他知道兩百年後有人要駁他﹐已經寫好
答案給你了。』張明生說﹕『那各人還可以有不同見解。』芝娜再接下去唸道﹕
『「平仄論」﹐其文曰﹕
夫詩者自詩經而下無平仄之律。其始於初唐而盛於中唐。至宋則入於詞。至明
清而韻律益嚴。蓋明清之人才下李杜遠甚﹐不能立意措辭﹐創千古傳誦之新句﹐而
專其神於平仄韻律﹐不亦舍本逐末乎﹖或其意在桑榆﹐亦未可知。唐宋之前﹐詩不
言平仄而名句代出。至明清拘於韻律而詩多索然矣。平仄之於詩詞僅能美其音韻。
然魏晉之詩不可謂不佳。是可知﹐詩之好歹不在平仄耳。故孟子曰﹕“不以辭害文﹐
不以文害志。”移之於詩詞則毋以平仄害辭﹐毋以辭害文﹐毋以文害意。立意為上﹐
文次之﹐辭又次之﹐平仄則於其末耳。況方今語體盛行﹐吟詩填詞者萬無一人﹐更
欲藉嚴律而阻新學者﹐則詩詞將無傳焉。可不慮哉。余觀夫詩律代有鼎革﹐何今之
不可變耶﹖且屈子創楚騷之別體﹐李杜開盛唐之詩宗﹐故今之騷人墨客亦須樹一代
之新風﹐庶不負蒼天生渠等于斯時斯地耳。詩律之變非空中之築樓閣﹐須有所憑而
有所本也。承舊而創新乃當今之務。泥古而不化者謬也。字之平仄能合律者固佳﹐
不合者不必強之﹐切勿以辭就律﹐致詩義生澀﹐莫知所云﹐令人費神。然詩詞之鼎
革不可棄其韻味﹐是為詩詞耳。如其韻味酷似新詩民歌﹐何不直書「新詩民歌」為﹖
古人曰﹕「過猶不及」。難在得其正也。』
盛靳云說﹕『我也一向深恨為了合平仄而把自然貼切的詞句改得晦澀難懂。這
樣的詩人是平仄格律的奴隸﹐不是遣詞造句的主人。是不可悲﹐孰可悲乎﹖』文倩
道﹕『明清也有好詩﹐豈能曰多索然。此言失之偏激。』彥君道﹕『但其重立意而
不拘平仄﹐則為正論。』張明生說﹕『確實現在能詩者很少。眼下能看到的所謂詩﹐
像樣的少﹐不像樣的多。』芝娜道﹕『爭論暫停。下一篇是「陳君傳」﹕
夫諸海之中唯情海之風波獨多耳。甜酸苦辣﹐五味畢具。悲歡離合﹐七情齊備。
其情事之可憫可嘆者﹐可悲可喜者﹐令人感之深焉。陳君者﹐余所善一翁之友也﹐
乃富賈子。其女友乃文氏女也﹔父營二廠﹐家道殷實。是歲﹐陳年弱冠逾四。滬地
淪陷已三載。某日﹐陳偕其女友赴舞會。主人待客深周。盤列中西名點﹐杯泛牛奶
咖啡。舞歇歌繼﹐言笑歡洽。至餐時﹐佳餚堆盆﹐盛饌載席。酒映燈影﹐箸響碟銀。
或姆戰﹐或戲謔。餐畢復舞﹐夜闌始散。人影離亂﹐互道晚安。陳與女友出﹐適一
街車緩駛而來。陳止之求載﹐乃入。前座尚有一人。陳意乃駕車者之友而搭乘也﹐
不之怪。車遂駛去﹐幾經拐彎﹐至「法大馬路」而東﹐背道馳也。陳始驚愕﹐問之
不答。再問﹐答曰﹕「惜命﹐閉嘴。」車至外灘﹐驟止﹐推陳出車。載女過外白渡
橋而去﹐至新雅酒家﹐時為日寇軍官俱樂部也。置女一室﹐備受凌辱﹐終日思陳﹐
淚無已時。陳目車逝﹐狂呼不得﹐痛哭而歸。是夜﹐寢不寐﹐旦即起﹐奔告女家﹐
舉宅悲慟。女父遣人四出尋訪無著。陳亦舉城求之而不得﹐愁緒縈懷﹐鎮日鎖眉﹐
寢食不思﹐衣帶漸寬。其母哀之﹐勸其別娶。陳莫之聽﹐冥求更急﹐舉動若狂。如
是者數年﹐終不知女之所在。至寇降﹐女始歸家﹐備言其狀﹐聽者酸鼻﹐各盡欷歔。
陳聞女歸﹐急趨其家﹐欲一傾相思之情。女拒不見﹐令婢傳言云「玷辱之軀不堪以
奉君子。願君別娶﹐勿復為念。」陳堅欲見之﹐對曰﹕「卿之所受﹐余盡知之﹐可
憫可諒。此非卿之過矣。余心如舊﹐卿勿見拒。」且責之以盟誓。俟於客室三日不
去。女感其意﹐乃見之﹐遂偕秦晉。翁今歿矣。唯陳君伉儷存否﹐余莫知之。然其
情事堪歌堪泣。余故傳焉。』

張明生說﹕『記得中學時讀歷史﹐背記各大事年表﹐我國的抗日戰爭是1937-1945。
此傳當作於1945年後。』盛靳云說﹕『我們不是考證家﹐不必管這些事。但傳中之
事確也是可歌可泣。所謂情之所至﹐鐵石之心為開。』查雄道﹕『你不要濫造成語。』
盛靳云道﹕『原有此成語﹐並非杜撰。』查雄道﹕『那就算是篡改吧。』芝娜笑道﹕
『對。「篡改」兩字﹐量刑恰當。』文倩道﹕『起首幾句寫得很好。但情海風波獨
多﹐卻未必。宦海之凶險風波決不少於情海者。』彥君道﹕『佛經以人生喻作苦海。
苦海應兼有情海與宦海。依我說﹐應說苦海之風波獨多。』芝娜道﹕『你們別爭什
麼海之風波多。誰也沒有統計過。下面有三篇短文﹐似是作於1949年之後。首篇題
為「唯物辯證說」﹕
浩浩宇宙﹐綜錯萬物﹐五色目迷﹐剛柔迥異。至若花放陽和﹐鳥語靜林﹐雷鳴
盛暑﹐香生荷池﹔而或秋蟲唱晚﹐落英舞風﹐萬川凝波﹐寒絮飄空。凡此四時之移﹐
皆順物情。而雲行雨施﹐風號雪霏﹐金烏出沒﹐玉兔盈虧。凡此天象之變﹐亦應物
理。故萬物之推移各有其道。浩浩寰宇﹐皆以物成。物為其主﹐感為其從。物之所
存﹐感之所生。若銀盤之掛空﹐唯其掛空而吾知之﹐非吾思之而彼掛空。如若形而
上學者之說﹕心之所感﹐物之所生﹐神之所往﹐物之所成。必爾﹐則余不知父子孰
先也。故物之所成﹐乃其自然﹐與心神所感風牛馬不相及也。且人之傾生﹐其神則
滅﹐然日月梭流﹐草木榮枯﹐亙古如斯﹐不以千古歷代纍億萬白骨而有所更易。物
之運行雖聖人不能左右之。所謂「青春背我堂堂去﹐白髮欺人故故生。」此即物行
之道。欲青春之不去﹐白髮之不生﹐不可得也。故物之欲行不可阻﹐事之欲前不可
擋。不然﹐將若車前之螳﹐死有餘辜而不足惜。心神雖為物之所屬﹐然能速物之移。
如昔人未悉萬物之道﹐居二十年猶過一日﹐而今人已究此道﹐一日如度二十載。何
也﹖蓋能掌物情﹐悟物理﹐與物之動向共推移﹐故能速物之行。古謂「不為物先﹐
不為物後﹐故能為萬物主」也。欲究萬物之道﹐應悉萬物之情﹐而窮萬物之理。辯
證之法能遂此欲。對立諸法則乃辯證之核心。對立之同一性乃其一。既曰對立﹐又
曰同一﹐何也﹖若生死乃對立之事﹐然亦相依相關。無生亦無死﹐無死亦無生。失
一則彼不存﹐故曰同一﹐乃存於一體之中也。二者缺一不可﹐欲存必共。“相反相
成”者﹐此之謂也。古人又云﹕“無成勢﹐無常形”。此亦辯證法則之一。凡物皆
無定。無定者其勢無定﹐其形無定。勢無定者必動﹐形無定者必變。動者﹐隨時間
之推移﹐其物所處之空間無一盡同。變者﹐積量之緩變而為質之躍變。此變非循復
之變﹐乃舊亡新生之變﹐ 由壑至巔﹐由簡至繁。對立者即矛盾也。物之所成乃矛
盾之所在。世事無處不矛盾。矛盾者即事物也。無矛盾即無事物﹐蓋矛盾入事物之
廣焉。無事物不矛盾。此乃矛盾之普遍性﹐一般性也。然矛盾之現於事物者迥然不
同。現於人者生死食泄。現於天者晴雨晝夜。此乃矛盾之特殊性。而此矛盾之特殊
性乃事物各異之內因。事物之質變顧此內因而定﹐而事物之相互影響乃外因﹐乃質
變之條件。然二者亦能互換﹐因時因地因情而定。內因為條件﹐外因為根據之質變
亦為數不少。任一事物必有與他事物相同之一般性﹐也有自身之特殊性﹐二者共存
於每一事物中。凡事物之發展變化﹐皆對立之鬥爭所致。對立之統一乃事物之相對
狀態﹐為時無久。對立之鬥爭則為事物之絕對狀態﹐處事物之永恆中。對立之統一﹐
事物處於量變階段。對立之鬥爭﹐事物處於質變階段。唯其質變﹐事物得以發展。
故以唯物辯證觀物導事﹐則物無不明﹐事無不成。然不求甚解者則不得也。』
張明生道﹕『上哲學課時﹐有一點我弄不明白。既說物質第一性﹐精神第二性﹐
又說精神可反過來作用於物質。有的人甚至認為﹕只要發揮精神作用﹐似乎任何事
都可做成功了。那麼﹐究竟兩者誰起決定作用﹖』盛靳云說﹕『我的體會是﹕精神
反作用於物質﹐必須在一定的物質條件許可下才能實現。超越了客觀物質條件的許
可﹐精神是起不了作用的。所以還是物質第一性。決不能把精神的反作用看成是精
神第一性。』文倩道﹕『作者引用了好多古人的話﹐再加以闡釋。說明我國古代已
經對唯物辯証法有了一定的認識。』芝娜說﹕『下面是一篇有趣的祭文﹕
嗚呼赫禿﹐死其曷晚。貌似溫恭﹐心實工計。陰險譎詐﹐面是背非。生前稱父﹐
死後焚屍。一夕篡權﹐新貴崛起。方爾下車伊始﹐不惜農本虧損﹐唯軍備導彈﹐全
力是事。民生凋敝﹐莫屑一顧。及至羽豐翮硬﹐野心勃發。自思寰宇﹐唯爾獨霸。
沙皇舊夢﹐枕畔重尋。詎知加勒比海﹐一蹶不振。以訛欺訛﹐怯者輒北。力不自量﹐
貽笑醜史。於是內外交困﹐威風掃地。狐群狗黨﹐鬨鬥競起。眾叛親離﹐變生肘腋。
故而物盛則衰﹐月盈必虧。十載始及﹐一夕垮台。身非嬪娥﹐幽囚冷宮。定憤鬱之
抑懷兮﹐百病而交集﹔必壘塊之不化兮﹐塞胸以遂亡。於是舉世歡騰﹐萬民欣狂。
街巷載笑﹐道路載舞。天喜而雲開﹐地喜而冰融。花喜而怒放﹐鳥喜而競唱。嗚呼
禿賊﹐死已晚矣。既有今日﹐何必當初。憶當初之日﹐一夕陰謀﹐粉墨上台。嘆今
日之時﹐一夕陰謀﹐夢回下台。是以一上一下﹐報應不爽。一夕陰謀﹐青出於藍。
嗚呼禿賊﹐死其曷晚。樂也乎哉﹐不亦樂乎。尚饗﹗』
查雄道﹕『寫祭文不涉哀傷﹐而示喜悅﹐倒也別開生面﹐新鮮有趣。』盛靳云
說﹕『這不像是祭文﹐倒有點像檄文。』芝娜道﹕『最後一篇是「滬人說」。其文
曰﹕
夫華域之大倍數國而有加。雖同屬漢人而南北異地則性俗之殊實似蒙黎之別。
若夫剽悍勇鬥﹐乃蜀人也。豪爽率直﹐乃北人也。至若狡怯詭詐﹐言而無信﹐無情
無義﹐唯利是圖﹐則以滬人為甚。故文革期間﹐各地滬人均遭白眼﹐以其反復無常﹐
類小人也﹔得利忘義﹐類扁毛也﹔見他人之困厄而無動於衷﹐其心石矣﹔見親友之
苦難而莫肯援手﹐其血冷矣。其受唾也﹐固亦宜矣。但其怯鬥惜命﹐實亦國人之冠。
故其往往施暗箭而不敢明鬥﹐行詐術而不敢面決。拉手於上﹐踢足於下。吹捧於前﹐
陰謀於後。狡譎懦怯之性﹐比比可見。憶昔舊上海詐騙之術名目繁多。騙人騙錢﹐
不一而足。現雖名為禁絕﹐然暗承衣缽者不乏其人。良善君子務須惕之。余雖滬人﹐
心實惡之。若於世態炎涼﹐人情冷暖﹐亦以滬地為最。彼有求於人﹐則拍馬奉迎﹐
作盡媚態﹔攀親敘誼﹐認乾聯姻﹔即作灰孫子輩亦所不辭。豈唯不辭﹐更有誇炫於
人者。而人有求於彼﹐且為彼所無可利用者﹐則冷顏白眼﹐厲聲嚴辭﹐繼之閉門謝
卻﹐引車迴避。若待日後﹐主客勢異﹐則又一變故態﹐前倨後恭﹐即使呼爺舔痔﹐
亦所甘願。更有勢利之輩﹐唯錢是趨﹐認錢作爺。腰纏僅百貫﹐輒趾高氣揚﹐不可
一世﹐自謂富敵王公﹐擺足臭架。一旦囊無分文﹐則自視狗彘不如﹐畏見人面﹐實
虛有一付人骨人皮﹐堪鄙亦堪憐。更有甚者﹐己有百萬而勢利於人﹐亦人情意料中
事﹔己為傭奴﹐亦勢利於人﹐且勢利於雖有求於其主﹐而尚優於其身者﹐實無異於
狗仗人勢吠丐兒也。余雖滬人﹐心實鄙之。而念及滬人中有此敗類﹐亦滬人之羞也﹐
心實愧之。或問﹕凡滬人皆此輩耶﹖曰非也。滬人中固有善良之輩﹐言合乎信﹐行
合乎義﹐克己奉公﹐舍我救人。其例不乏。余所貶者﹐乃其尤甚者也。故為短說﹐
以警世人。』
盛靳云道﹕『我想作者以滬人為「說」﹐而主要是批評社會上的不良現像。因作者
也是滬人﹐以滬人為「說」﹐就沒有攻擊某地人之嫌。』查雄對芝娜說﹕『你說這
是最後一篇﹐怎麼後面還有小半本﹖』芝娜翻了一下說﹕『後面是英文寫的詩文。』
這時白漢民進來說﹕『諸位高談闊論﹐想必能量消耗甚多﹐腹中是否已空空如也﹖』
張明生早點吃的是餛飩﹐忙說﹕『還有兩隻餛飩尚未消化。』盛靳云笑道﹕『那麼
你等會兒別吃了﹐免得像小兒般積食。』白漢民說﹕『廚房中已準備就緒﹐誰先誰
後﹐自告奮勇。』芝娜忙放下書說﹕『我先去吧。』白漢民說﹕『可兩人同時燒。』
文倩道﹕『我也去吧。』郭如儀也跟了去。鄭莉道﹕『我也去。等會我們四人拿四
個菜出來。』她們走後﹐彥君也跟去幫忙。其他男生把沙發茶几等都折起來﹐放在
牆旁﹐把桌子放大﹐折椅打開﹐放在桌子周圍﹐桌上舖好桌布。白漢民請張明生查
雄幫忙﹐到廚房裡從微波清洗箱中把消毒過的碗筷等拿出來放在桌上。不燒菜的人
都入了席﹐輪到了再去燒。各人面前的杯裡都斟了飲料﹐有無酒精的甜香檳酒﹐純
葡萄汁及其他各種純果汁(不加色素和香精)﹐還有『上海瓊漿』(味勝可口可樂﹐
帶有純泉水的醇厚味道)。一會兒﹐文倩鄭莉拿來了自己燒的菜。一隻叫『蝦仁蛋
球』﹐像碗般大﹐用蛋炸成的圓球﹐剖開後裡面都是蝦仁。大家真不知她怎麼把蝦
仁包進去的。另一隻是『麵拖彩蛋』﹐把每隻彩蛋一分六﹐加上調味品﹐外拖雞蛋
拌的麵粉﹐在油裡炸。郭如儀也端來了她的菜﹐是火燒冰淇淋﹐還冒著熱氣。眾人
正在品嚐這三道菜時﹐芝娜走進來說﹕『我的菜還要過會兒才能吃。』於是其他人
再去燒。幾分鐘後﹐芝娜拿進來一碗『雲腿蒸豆腐』﹐把方嫩的豆腐切成一公分厚
的一塊塊﹐每兩塊之間夾一片雲腿﹐仍疊在一起﹐再加香菇扁尖細末﹐用文火蒸十
分鐘。試想﹕雲腿、香菇、扁尖都是鮮的東西﹐豈會不好吃。大家像風捲殘葉似地
把這碗豆腐一掃而光。盛靳云說﹕『讀《清宮十三朝》時﹐記得有這樣的描寫﹕太
平天國的天王洪秀全命人把珍珠或上好的白玉崁在豆腐裡蒸﹐至酥而食之。我懷疑
珍珠或白玉是否能蒸得酥﹖』張明生笑道﹕『你怎麼不試蒸一下﹖』盛靳云說﹕
『我可不是天王﹐沒這福份。吃了怕積食。』說笑間﹐輪到沙僧去燒了。林木森與
沙僧一個系﹐比較熟悉﹐笑著對他說﹕『醜媳婦難免見公婆。我陪你去燒。』沙僧
無奈﹐只得離席去廚房。這時桌上的菜已吃得差不多了﹐大家都等燒出來。忽然查
雄對悟空說﹕『孫兄﹐你的詩作好沒有﹖讓大家來點精神享受吧。』悟空笑道﹕
『你還欠著一首火車詩呢。你先請吧。』查雄說﹕『好﹗』他閉目凝思一會﹐唸道﹕
『長車一列懸空浮﹐逐電追風遍九洲。地北天南歸遠客﹐相擁相聚樂悠悠。』張明
生對悟空說﹕『現在輪到你老兄了。』悟空道﹕『有是有了一首。只是俺從未作過
詩﹐不知好不好。請列位評議評議。』張明生笑道﹕『你老兄的詩與沙兄的菜都不
會差的。今天我們口福耳福﹐雙福臨身。』說得眾人也笑了。悟空唸道﹕『金棍一
萬丈﹐何物比它長﹖直捅靈霄殿﹐玉帝頭發脹。』眾人笑了﹐齊道﹕『好氣概﹐好
氣概。』張明生嘴裡剛喝進一口飲料﹐聽了如此俚俗之句﹐忙回過頭去﹐不禁噴灑
了一地﹐於是假咳了兩聲﹐笑道﹕『孫兄不愧是練武的﹐口氣自是非同凡迥。』事
後八戒私下對悟空說﹕『師哥﹐你這首詩要是給玉帝老兒知道了﹐說你反心不死﹐
那你又得壓到五指山下去了。』悟空道﹕『別胡說。俺在這裡作詩耍子﹐玉帝老兒
怎會知曉﹖俺也不過說著玩兒﹐難道真會去捅他的寶殿不成﹖』事有湊巧﹐悟空唸
的詩恰好給順風耳聽見。原來千里眼順風耳﹐各處的山神土地﹐門神灶君都是玉帝
的特務﹐或叫作情報人員。再說順風耳向玉帝匯報了悟空之詩﹐幸好玉帝氣量大﹐
一笑置之﹐正因為氣量大﹐所以能千秋萬代永坐至高無上的玉皇大帝寶座。若是心
胸狹窄﹐不能容人之輩﹐必將施壓於人﹐殊不知有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這是顛撲
不破﹐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牛頓定律﹐於是反而庸人自擾﹐處處不安。卻說大家正在
稱讚悟空的詩好之時﹐忽然廚房裡傳來一股焦氣味。真個是﹕神仙不吃煙火食﹐卻
來廚下焦煙味。欲知詳情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09-30,9:42 pm

 

第十一回﹕看畫展八戒動興﹔ 觀標本悟空存疑

詩曰﹕行者何知進化論﹐因看標本起疑雲。一時難辨真與假﹐泥土猿猴孰變人﹖



卻說沙僧在廚房裡﹐一人要燒三個菜﹐雖有林木森在幫他﹐也弄得手忙腳亂。況他在取經途中只管挑擔﹐也從未燒過東西﹐只因兩個師兄要他燒﹐推辭不得﹐免為其難。這時在忙亂中無暇顧及﹐一面在燒素什景﹐一面蓋著鍋蓋在燒紅燒排骨﹐同時又在準備第三隻菜。這都是林木森給出的主意。由於製造工藝及技術設備的改進﹐鍋蓋實在太密封了。待到林木森聞到焦味﹐忙過去揭開鍋蓋時﹐除上面幾塊外﹐都已燒焦﹐一股焦味直飄進會客室裡來﹐只得棄之。最後白漢民去下壽麵。壽麵一碗碗端進來後﹐白漢民以半個主人身份請大家用壽麵。張明生說﹕『且慢﹐應該先向壽姐祝壽。祝壽姐長命百歲。』盛靳云說﹕『長命百歲是對小孩說的。應該說壽比南山。』查雄道﹕『壽比南山是對老人說的。咱們得想個適合青年人的詞語。』芝娜道﹕『那就說「永葆青春」吧。』眾人說好﹐很貼切﹐到底不愧是女才子。於是大家吃麵。八戒一連吃了五大碗﹐還沒飽﹐麵卻沒有了。八戒不好意思﹐只得跟著別人說吃飽了。接著大家動手﹐有的把碗碟筷箸等拿到廚房裡﹐放進洗滌機中自動洗清﹔有的把桌椅沙發恢復原狀。彥君拿出一壺新泡的碧螺春來﹐斟給大家喝。大家喝著茶﹐散坐著閑聊。白漢民一個人在廚房裡準備晚餐吃的東西。大家聊了一會﹐張明生說﹕『我們還是一面玩牌一面談吧。手閑著多沒意思。』盛靳云笑問﹕『你哪隻手閑著﹖是第三隻手嗎﹖』大家都笑了。於是打牌的打牌﹐下棋的下棋。八戒沙僧還是看電視。八戒一面吃瓜果蜜餞﹐又喝飲料。芝娜還是拿起那本書來看。查雄道﹕『請你再唸吧。讓我們也開卷有益一下。』芝娜翻到英詩部份說﹕『第一首十四行詩TO SPRING﹕

Oh you, sweet Spring, alight from cherub's wing,

And put the ugly winter full to flight;

And rouse the Earth to smile, and larks to sing,

With skies so bright and hearts of youth so light.

Your gentle and genial breaths each blossom blow,

While bees in gardens hum the lullabies.

The hills and dales are stripp'd of mantles of snow,

And streams and rivers freed from irons of ice.

May seasons all be Spring -- the pride of years,

That all the things would e'er in glories gleam!

May men be ever in the prime of years!

But dream, however sweet, is but a dream.

If happy when you come and sad when gone,

Would that you'd never come or never gone!

彥君道﹕『這首詩意境不差。只有最後兩句有些中國味道。』查雄說﹕『我雖不大懂英文詩﹐但這首詩聽上去很舒服。』彥君道﹕『因為裡面有頭韻及腰韻﹐所以較悅耳動聽。』芝娜又唸道﹕『下面一首是SONG OF LOVE﹕

1) Burn, the flame of love,

Oh, burn in my heart!

The holiest fire,

If once kindled

Will never die

Through time and tide.

2) The love's soul be made noble,

The love's heart be made brave,

And love's self unselfish,

By that sacred light!

And all the dirts and filths

Be consumed in the blaze!

3) Two of such hearts

Nothing can hinder

From eternal union

That brings Heaven's blessing,

For what is the best

Can endure time's test.

4) Free is my heart

That hovers like a lark

In the vast blue sky;

But where to seek a nest

For a comfortable rest

From long weary flight?

5) A nest of purest gold

Set with sparkling gems--

That's another heart,

Chastest and tenderest,

In a maiden's bosom,

Shining with every virtue.

6) Be there such another heart

Within the bounds of the world,

Let mine lie in thine,

If each worth the other;

And in the holiest flame,

Both will melt into one.

7) Like thunder in a valley,

Love has its echo, too;

That's from another heart.

So long has my heart cried,

Resounding twixt heaven and earth,

But where is the response?

8) The sweetest songs of love

Are the voiceless melodies,

Played upon the heart-strings

With the perfect harmonies,

That pervades the night sky

Burning with sable fire.

9) The sweetest dreams of love

Are the heavenly visions,

Only dreamt in golden youth,

With a romantic hue,

Filled with scenes of fairyland

And the mirth of paradise.

10) The greatest sorrows of love

Are egoism and faithlessness,

That sadden the loving heart

And blight the devoted soul

More deeply and grievously

Than anything on good earth.

11) What's the color of love?

Love has many colors:

It has blue feelings,

It has a green eye,

It has ping spectacles,

It may cause a red fight;

Sometimes it is yellow,

Sometimes it is black,

Sometimes it is purple,

Sometimes it is white.

12) Fie, Venus, great impostor,

Thou hast long deceived me

Into the pursuit of pure love,

And advised me unwearily

To prostrate and place at thy feet

My innocent and honest heart.

13) But luckily enough now

I've discovered thy lies:

There is no such thing

In this wide world

That can be called pure love

But what's the poet's illusion.』

鄭莉道﹕『此詩雖無韻﹐但句讀較短﹐更覺感情充沛。』張明生道﹕『按你所說﹐句讀長的詩就沒有好詩了﹖』鄭莉道﹕『我的體會是﹕句讀太長唸上去就不像詩﹐像是分行的散文。』彥君道﹕『我也有同感。』張明生說﹕『真是狗熊所見略同。』查雄道﹕『今天你不能對壽姐無理。』催著芝娜快唸下去。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10-07,8:45 pm

 

芝娜唸道﹕『下面是MY EMOTIONS﹕

1) Let me be a musician,

To play upon my heart-strings.

Let the touching melodies

Resound in the vast universe.

2) The charming verses, I find,

Fail me in the expression

Of my strong emotions

Surging in my bosom.

3) Through the music only

Can my emotions be conveyed

Into the boundless space,

Shaking the whole Galaxy.

4) They'll outlive the stern Time,

Though immortal He is.

They'll echo in each heart,

No matter young or old.

5) They are surging in my bosom

Like angry sea on the beach;

they are stifling me in a sleep

Like a weight on my chest.

6) Let me be a musician,

To play upon my heart-strings.

Let the melodies from them

Convey my strong emotions away

Into the boundless universe,

Swelling, resounding, and shaking all!

文倩道﹕『這首詩氣勢磅礡﹐雖然詩人沒有寫明究竟是什麼樣的感情。』鄭莉道﹕『各種感情都可以﹐何必要確定是什麼感情呢。EMOTIONS 不是用了復形嗎﹖』芝娜道﹕『我不會寫英文詩﹐但也讀過不少。這幾首唸著就覺得好﹐有一種古典的美。下首是TO NIGHTINGALE﹕

Oh, my little nightingale, sing no more, please!

Your song, sweet as it is, disturbs my peace.

you are no comforter in my sorrow,

With my eyes sunken and my cheeks hollow.



Sing, my dear nightingale, oh, sing asain,

for I feel more lonely without your strain;

And still no peace of mind in night's quietude,

And no rest and sleep in single solitude.



Why I feel so chilly in summer's night?

There's no fire to warm my heart and no light.

Oh, garrulous warbler, can you tell me,

Where the darling flame of my heart to be?



Fly, oh, fly high and low, my songster dear!

Fly to seek for me my love far and near!

And bring me my dear sweetheart of noble mind,

With strong love and firm character combined!』

文倩道﹕『此詩中感情的表達委婉得很﹐可說是一波三折。』盛靳云說﹕『似乎只有兩折吧。』查雄說﹕『沒有「一波兩折」這句成語。』盛靳云道﹕『我說的是情況﹐不是成語。』芝娜道﹕『你們別吵。下面一首也是十四行詩。題為ADIEU﹐MY LOVELESS LOVER﹕

Adieu, my loveless lover, oh, adieu!

I come to yield myself at your first call,

And always have prepared to offer all:

My truest heart, my dearest life, to you.

Adieu, my loveless lover, oh, adieu!

Your heart is like a flying ravenous dove.

Neither you know the worth of purest love,

And nor can you admire a heart so true.

Adieu, my loveless lover, oh, adieu!

From you as well from mirth I'll e'er depart.

My weary legs will carry home my broken heart,

In which your image lives till death-time due.

Adieu, my loveless lover, oh, adieu!

May you be happy, fain would I in rue!』

文倩道﹕『這首詩裡反映了詩人「寧人負我﹐我不負人」的態度。』彥君道﹕『在愛情的領域裡﹐本來就有「利他」與「利己」之分。「利他」的愛情甘願為所愛者作出犧牲﹐即使遭到拒絕﹐仍希望對方幸福。這是一種崇高純潔的愛。』張明生問﹕『那怎樣算是「利己」的愛情呢﹖』彥君道﹕『雖然愛著對方﹐但處處以我為中心﹐於我有利才為之。』張明生道﹕『嚴格來說﹐這能稱之為愛情嗎﹖這個「情」中有沒有真正的「愛」﹖』彥君道﹕『那你給它另起個名稱也行。』張明生道﹕『應稱作「情慾」更恰當。』彥君道﹕『「情慾」兩字太粗俗﹐且含義也略有不同。你認為這是同一個概念嗎﹖』芝娜道﹕『我們現在是欣賞別人的作品﹐而不是對概念下定義。你們好好研究研究﹐每人寫篇論文吧。下面一首是A RED ROSE﹕

1) There, lo, a red red rose,

The pretty bride of king,

The fairy queen of spring,

Alone in a valley grows.

2) Her scent pervades the air,

Her beauties each seer spell;

Yet lives she alone in a dell,

With none but rocks to care.

3) With none, alas! to admire

Her beauties and sweet scent;

Only Mr. Storm there went

To whip her in his ire.

4) Would that I were a tree,

To spread o'er her my shade!

The leaves would never fade,

Oh, let Storm beat on me!

5) Would that the soil I were,

Her roots were then in me!

On my life-blood lives she,

Oh, I'll give all for her.

6) A worm at pistils now

Is blighting her. That devil!

But she, before all evil,

Her head does never bow.

7) Soon she will fade away

Fore'er from face of earth,

And take from vale all mirth,

The rocks feel not so gay.

Oh, the lovely rose will fade away,

Then the rocks and dale be never gay!』

鄭莉道﹕『這首詩好像表達了對一位孤獨而垂死的姑娘的哀憐﹐似乎這姑娘還受著外界的折磨﹐詩人想救助而無力。』

呂品口突然說﹕『我就是不喜歡看這種本子。為什麼不把寫作背景等交代清楚。』盛靳云說﹕『看詩本來只要欣賞意境感情﹐遣詞造句﹐何必尋根究底。只有考證癖者才去挖空心思﹐找一些斷碑殘書上的片言隻語﹐隨後閉門造車﹐冥思苦想﹐寫出一些牽強附會的新發現文章﹐以期譁眾取寵﹐一鳴驚人。』查雄道﹕『你不要太偏激。考證也有考證的需要﹐雖然並非字字句句都要考證。你自己連差強人意的文章也寫不出﹐卻肆意詆毀別人。』盛靳云道﹕『我不是故意詆毀別人。我以為詩不是科學。讀詩還是學五柳先生的讀法好。』芝娜道﹕『你們又要吵了。我不唸了。等我看完後﹐大家傳閱吧。』查雄道﹕『你還是繼續唸吧。大家都要聽。大人不計小人之過。你量大福大﹐將來定是一品夫人。』說得芝娜也不禁笑出來﹐只得又唸道﹕『H2O﹕

When the scorching sun's high at noon,

I run from here to there,

From east to west, north to south,

Through the fields, over the ditches,

Up the slope, over the summit,

Down the hill, to the valley,

Into the woods, through the glade,

Not in search of ores, nor of gems,

Neither of buried treasures,

Which everyone seeks,

But of the element ---- H2O;

Not to quench my thirst,

Nor to wash my hands or face,

But to water a withering rose,

Lonely and deserted in a nook.』

文倩道﹕『用化學符號作詩題倒是新鮮事。詩人不直接說「水」﹐多別緻。』鄭莉道﹕『這裡的ROSE不知與上詩的ROSE是否指同一人。』盛靳云說﹕『你們又想要考證了。如果你要認為是同一人﹐就算是同一人吧。這並不妨礙我們欣賞詩的本身。』鄭莉道﹕『你不要把別人讀詩的方法都統一到你的方法上來。各人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欣賞。況且知道得多一點也可以對詩的涵義理解得深一點﹐有什麼不好呢﹖』芝娜忙道﹕『論戰又一回結束。下面是 A BUTTERFLY﹕

1) As I am walking on the grass alone,

A butterfly, so lovely, flutters by;

Now high, now low, now o'er a mossy stone,

And now it flits athwart before my eye,

Now stops to sip some dews on blades so green,

Or flaps from flower to flower, the pollen glean.

2) I follow it over a limpid rill,

And round an arbor covered with the vines.

Then, lo! it plays upon the yonder sill,

And gracefully it dances in sunshines.

3) I don't like black that's emblem of the vice,

Nor green, the envy always it bespeaks,

Nor blue from which I seem to hear the sighs,

Nor yellow which resembles the sallow cheeks,

Nor red that makes me feel the ire and spleen,

Nor motley, as the fickleness does it mean.

I'm fond of white, the color of your dress,

That chasteness represents and virtues best;

'Tis worth a world of good, oh you I bless,

But why alone and never be at rest?』

郭如儀道﹕『詩人前面只寫蝴蝶﹐最後點出經常成雙作對的蝴蝶卻落了單﹐暗示著詩人的孤獨。』盛靳云說﹕『我覺得此詩一般而已。再聽下面的吧。』芝娜道﹕『下面一首是RED AFTERGLOW﹕

1)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the blush of Heaven,

As on a maiden's cheeks,

When she catches sight

Of her coming lover?

2)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the fire of bivouac

Kindled by Nymphs and Naiads

On the banks of Milky Way

Holding a celestial picnic?

3)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the ruddy gauze veil

That veiled the face of Juno

On her holy nuptial day

When she married Jupiter?

4)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the fire of Mt. Olympus

Stolen by noble Prometheus,

And in his careless down-flight

Set the fleecy clouds aflame?

5)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the blood of the heroes

That died on battlefields

In the sacred defense

Of their dear motherland?

6)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f it the Isle of Coral

Removed by a white witch

From the Pacific deep

To the heavens above?

7)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a cluster of peach trees,

Their blossoms in full bloom,

Grown by the daughters of God

And watered with nectar?

8)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Flora's rouge

Spread all over the sky

By her frightened maids

In escape from her anger?

9) Lo, the red afterglow,

Against the sky blue!

Is it a large piece of sponge

Soaked through with claret

Upset from the Holy Grail

By a rash cosmic pilot?』

文倩道﹕『這首詩裡詩人表現出豐富的想像力。他把晚霞比喻成各種東西﹔一會兒比作天公的赧顏﹐一會兒比作銀河畔的篝火﹐又比作希臘女神臉上的紅色面紗﹐又比作移向天上的紅珊瑚島﹐再比作花神的胭脂被侍女打翻而把晚霞染紅。最後一節裡﹐詩人把晚霞比作一塊浸透了紅色酒的大海綿﹐而這紅色的酒是一個魯莽的宇宙飛航員撞翻了天上的聖杯而流出來的。』盛靳云說﹕『詩本來就是想像的產物﹐語言文字描述的最高境界。』

芝娜又翻過幾頁道﹕『這裡有一首辛棄疾「采桑子」詞的英譯。其原詞為「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詩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其英譯為﹕

When young, I don't have any notions what woes really mean,

Just love to get on floors so high.

Just love to get on floors so high,

To write new poems, I try to say the words of woe and spleen.



But now I fully have ideas of what woe really is,

About to speak, but hold it back.

About to speak, but hold it back,

I only say in poems how good and cool the Autumn is.』

彥君道﹕『譯者根據詞的長短句特點﹐也分別譯成長短句。長句六個半音步﹐短句四個音步﹐為抑揚格。這是譯詞的新嚐試。』

張明生道﹕『英詩格律我一竅不通。你別對龍彈琴了。』盛靳云問﹕『有何出典﹖』張明生道﹕『我屬龍。』芝娜笑道﹕『那我們以後可用一套十二句成語﹕對鼠彈琴﹐對虎彈琴等。但別忘先問對方的生肖是什麼。』說得大家都笑起來。彥君道﹕『這首譯詞尚有可修改之處。』張明生道﹕『你的魄力到不小﹐居然想改起古人的詩來。』彥君反駁道﹕『這有什麼稀奇的。許多古人不是改了他們前人的詩嗎﹖當然﹐改好改壞又作別論。』張明生笑道﹕『那你準備改好﹐還是改壞﹖』彥君道﹕『我還沒改呢﹐怎知好壞。且改別人詩的人主觀上都想改好﹐只是由於功力不逮古人﹐反而改壞了。有趣的是﹐有時改壞了﹐自己還不知道﹐卻沾沾自喜﹐以為在文壇上立下了不世奇功。』對這篇謬論﹐大家禁不住笑起來。張明生道﹕『好吧﹐等你改畢﹐讓大家評評﹐看究竟改得如何。』芝娜笑道﹕『論戰又一回合結束。讓我們再看下面的吧。散文部份的第一篇題為ON ODIPUS﹕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10-14,9:26 pm

 

Poor Odipus, a scapegoat he was! Accused of three great crimes, he suffered a terrible tragic death ----a punishment inflicted on him by the gods on Olympus. When he learned his fate decided by the almighty gods to kill his father, marry his mother and bring destruction on his native city, he wished to escape from it. But destiny was unavoidable,and unawares he fulfilled the assigned tasks. If the gods had decided his fate otherwise, he would not have been a criminal, receiving an unjust punishment and bearing an ill-fam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He was only an executor of the wills of the gods who, struck perhaps with a whimsical fantasy, played a practical joke on the helpless mortal. The gods were the plotters. Who then deserved the punishment? The gods on Olympus rather than poor Odipus!』

鄭莉道﹕『我讀希臘神話時﹐一直覺得ODIPUS在代人受過。不料古人已給他翻了案﹐真是大快人心。』張明生道﹕『既然他本人確實做了﹐他也難辭其咎。』文倩道﹕『那麼﹐這些神至少也應是幕後策劃者﹐罪加一等。』芝娜道﹕『借用一句俗語﹕你們真是「看戲發愁﹐為古人擔憂」。下面是兩篇類似演說詞的文章TWO SUPPOSED ADDRESSES TO MONEY﹕

1) Oh, Money! My darling Money! My respected Money! I'm your admirer, your worshipper. Oh, Money, my Queen, your Majesty! I'm your servant, your slave. With you I can get food to keep me alive. With you I can get clothes to keep warm. And with you I can get whatever I want, a grand mansion to live in and all the superfluities of life for ostentation. But without you my love will desert me. Without you my friends will turn back on me. And without you I'll go a-begging like a poor dog and sleeping alone at night in a ruined porch. Oh, Almighty Money, come to me, I implore you! Pray, endow me with your favor and be sure that I'm willing to receive every small coin from you on my knees by which to show my deep-hearted gratitude. 』

盛靳云說﹕『世上確有許多做金錢奴隸的人﹐把他們的可憐相勾劃出來示眾﹐很好。』芝娜又唸道﹕『第二﹕

2) Oh, money, my obedient servant, my faithful slave! I'm your master, your owner. OH, money, my passe-partout, my almighty tool! I'm you user, your disposer. With you I can start my enterprises. With you I can carry on my great plans. And with you I can make the little world around me go at my will. If without you I can still have a large store of learning. If without you I can still have an unpolluted name. And if without you I can still live like a hermit writing books of great thoughts. Oh, servile money, come to me; my lad, I command you! Serve me well and don't be naughty, or I'll punish you.』

文倩道﹕『第二篇寫得更有趣。就是不知作者如何去懲罰鈔票。』張明生道﹕『燒掉它。』盛靳云說﹕『那反過來等於在懲罰你自己。』鄭莉道﹕『如果由作者來寫﹐一定會有個有趣的懲罰方式。』芝娜翻過幾頁說﹕『這裡有一篇題為ON BEAUTY(談美)﹕

Beauty often dwells in youth. At sight of a charming girl, everyone will exclaim, "My eyes! What a great beauty!" The male stares with a thrill of admiration; the female gazes with a sigh of envy. Wherever she goes, she becomes the focus of the attention. Men all yearn to win her heart; women all feel a regret unable to stand in her shoes. A glance or a smile from her makes the stingy empty his hoard of gold and the coward give up his life for her. She enjoys her queenly position in society, proud of the possession of such a beauty. But the merciless Time dogs her steps, too. Her beauty is worn out with the years. She begins to fade away and the hardship in life, if any would befall her, will bring more wrinkles on her face. Then men turn their backs on her politely with a bow; women look at her with indifference. The younger generation is magnetized round another focus. The old queen has to abdicate and leave the throne for a young one to occupy. Only a photo or portrait can preserve her beauty in youth and no Time is capable of doing any injury to her preserved beauty but the preserver itself.

Therefore, admire not the beauty without, but the beauty within. Such a beauty will never wither though Time also plots to do it harm. In the struggle against the adversities of life and the ruthlessness of Time, it grows radiant, or even dazzling, just like a rock in midstream made smooth and glossy by the current of both the stream and Time. Everyone, in spite of the age and sex, if aware of it, will sing its praise either openly in words and letters or secretly in mind. It lives as long as the possessor, or even much longer after her dust may be blended into a vase with the clay around it.

The outward beauty can only be the object of admiration or envy while the inward beauty, besides being a theme of the ode, can serve as an example to learn from, for the former is always endowed by birth, but the latter by self-acquirement. However, every man is free to hold his own notion of what the beauty is and to choose whichever of the two beauties he prefers. Only his love for his bride select should not degenerate with the shrunken beauty.』

彥君道﹕『這篇文筆甚好﹐有古典散文之美。排比句似脫胎於被喻為美國文學之父的華盛頓‧歐文所著的《遊歐雜記》一書。立論也好。古來好德不如好色者往往為色受累﹐甚至身敗名裂。』盛靳云道﹕『我將來娶妻一定要先好德後好色 。』查雄道﹕『我看還是好德兼好才﹐色會衰﹐才不會衰。』張明生道﹕『那你娶妻貌似無鹽如何﹖』芝娜看著查雄直笑。查雄自嘲道﹕『我恐怕連無鹽也沒福消受。將來還是娶過無頭的吧。』大家又笑了起來。張明生說﹕『那你娶個凶殺電影裡的無頭屍吧。』查雄道『好吧。你以後留心替我介紹一個。』張明生道﹕『我從不做媒。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芝娜道﹕『下一篇是THE BALLOON﹕

A little boy walks by his mother's side, with one hand in hers and a balloon in the other. A sudden gust of wind snatches the balloon away from the boy's hand and bears it skyward. As it flies higher, the excited people in the street all look up. "Surely," the balloon says to itself, feeling proud of its uprising, "they all envy me of my ascent." Then in its upward flight it passes by a balcony on which a group of boys and girls are standing, giving a cry of excitement when seeing an escaped balloon hurry on its way of freedom. "They are cheering me, I'm sure." The balloon thinks. Up and up it soars, above the roof, above the spire, through a thin cloud, into the blue sky. Then a dove hovers near, but after a glance at it, flies away with indifference. "Of course, the bird nears to salute me," The buoyant balloon flatters itself in exultation, "but as I ignore her to keep my dignity, she takes herself away in awe and respect." The higher it clambers, the haughtier it becomes, till it reaches the zenith where it means to stay for millions of years, but, alas, it bursts!』

盛靳云說﹕『這篇短文諷喻得好。從一個小小的汽球引發出大道理來。』

芝娜翻過好幾頁﹐說﹕『下面一篇是ON ETIQUETTE(論禮儀)﹕

Etiquette is to society what apparel is to the individual. Without apparel men would go in shameful nudity, which would surely lead to the corruption of morals; and without etiquette society would be in a pitiable state and the necessary intercourse between its members would be interfered by needless offences and troubles. If society were a train, the etiquette would be the rails, along which only the train could rumble forth; if society were a state coach, the etiquette would be the wheels and axis, on which only the coach could roll forward.

The lack of proprieties would make the most intimate friends turn to be the most decided enemies and the friendly or allied countries declare war against each other. We can find many examples in the history of mankind. A duke of Song Dukedom in East Zhou Dynasty in ancient China was killed by his favorite knight for a joking word. therefore, I advise you to stand on ceremony before anyone else and to take pains not to do anything stupid against etiquette lest you give offences or make enemies.』

盛靳云道﹕『我是最討厭俗禮的﹐但必需的禮貌還是要的。歷史上確有許多因無禮而引出的悲劇。』鄭莉道﹕『作者這些雜文確實寫得很好﹐即使冒充是再古的人寫的﹐給有眼無珠的人看了也分辨不出。』文倩道﹕『不告訴你的話﹐如果冒名是HAZLITT寫的﹐你分辨得出嗎﹖』鄭莉道﹕『最後的例子說明這篇文章不可能是外國人寫的。外國人一般不會用中國典故。』文倩問﹕『如果拿掉最後的例子呢﹖』鄭莉道﹕『要辨別古人文字的真偽需要有很高的文學水平。我自認沒有這種本領。』芝娜道﹕『冒充古人有什麼意思呢﹖』文倩道﹕『或許開個玩笑﹐或許由於自己尚未出名﹐作品難以發表﹐只得冒名古人。這種事也並非絕無僅有。』芝娜道﹕『這不關我們的事。我們只有欣賞的資格。』翻過幾頁﹐芝娜又唸道﹕『我來唸篇劉禹錫「陋室銘」的譯文

AN EULOGY ON MY HUMBLE ABODE﹕

Known will the hills be if fairies dwell, no matter high of low; and charmed will the waters be if dragons hidden, no matter deep or shallow. A humble abode though this is, my virtues make it smell sweet. Verdant are the stonesteps overgrown with moss, and green seems the screen as the grass seen through it. I chat and laugh only with great scholars and have no intercourse with the ignorant. I can play lute and read my sutras; no unpleasant music to grate on my ears and no red-tape to make me weary and tired. Zhuge's residence in Nanyang and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are both like what Confucius quoth, "How canth it be humble?"

彥君道﹕『這篇譯文意思都譯出來了。文筆尚可。文句排比與中文原文是一致的。只是我沒看見別的古人是否也譯有此文。要有比較才能分出優劣。』張明生道﹕『你這也太苛求了吧。你們這些搞文的人總是想貶低別人的。似乎不這樣就不能抬高自己。其實適得其反。尤其是有些已有虛名而並無實學之輩。我想﹐要表示你有才學的最好辦法是拿出比別人更好的作品來。所謂「桃李無言﹐下自成蹊」者也。』

芝娜闔上書說﹕『我到書店去沒見過這本書。幾時得空我到舊書店去看看﹐也買一本。』彥君道﹕『舊書店也不一定有。借給你到學校圖書館用微縮機複印一本好了。』芝娜道﹕『那就多謝你了。』文倩道﹕『多複印兩本。我與郭如儀也要。』鄭莉說﹕『幫我也複一本吧。』當時各學校都有微縮機﹐能讓學生以成本價把書或資料複印在微縮帶上﹐可放映在一般電腦屏上閱讀﹐很方便。

晚餐以後﹐查雄提議跳舞﹐無人反對。只有悟空沙僧不跳。悟空笑道﹕『俺只會跳高跳遠﹐跳上跳下﹐跳來跳去﹐就是不會跳舞。』八戒自上次出乖露醜後﹐再也不敢跳舞了。張明生故意逗八戒說﹕『胖兄﹐請一起來跳舞。』八戒直搖手說﹕『不跳了﹐不跳了。』其他人把中間桌椅折起來﹐搬放在走廊裡﹐伴隨著激光電子音樂跳起舞來﹐直至興盡而散。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10-21,10:54 pm

 

匆匆又過了一星期。星期五一早﹐芝娜與鄭莉一起來查雄寢室﹐約他們去看一個新開的畫展。張明生說﹕『咱們把孫兄胖兄也請來一起去。』大家知道沙僧總是在房裡或圖書館裡度過週末和假日﹐手不釋卷地看書﹐一般情況下是不隨他們一起去玩的。所以﹐不是特殊而有趣的地方﹐他們不去邀他的。悟空八戒跟著大家乘車來到美術館。裡面按年齡職業或作品類別分成幾個展室。每一展室出口處有一桌子﹐上有紙墨筆硯等﹐供觀眾發揮才能的﹐可題詩作畫﹐或寫些評論等。第一展室乃幼兒畫﹐當然畫得幼稚可笑。八戒不知﹐看後說﹕『這樣的畫﹐俺也能畫。』居然在出口處的桌上﹐拿起紙筆來﹐畫出一座歪斜的宮殿﹐兩匹馬不像馬﹐驢不像驢的動物﹐一個穿官服的人不像人﹐猴不像猴的高等動物。他的意思是要畫弼馬瘟看馬。旁觀者看著哂笑不止。張明生問﹕『胖兄﹐你這畫是什麼意思﹖』八戒道﹕『不能說的。你們自己看吧。』盛靳云道﹕『畫總得有個題目。你這畫題目是什麼﹖』八戒想﹐如果說是『弼馬瘟看馬』﹐師哥必要生氣﹐忽然想起他看到的有些幽默諷刺畫旁寫著『無題』兩字﹐於是就說﹕『俺這畫是無題的。』眾人一笑置之。在工農展室裡﹐有一幅『秋風紈扇圖』。一個古裝美人﹐手執紈扇一把﹐凌風飄逸﹐眼神流波。但大部份畫都是反映當代生活﹐生產勞動﹐體育文娛等。在出口處﹐盛靳云說﹕『我想在此題詩一首﹐曰「詠秋風紈扇圖」。』於是寫道﹕『誰人惹起秋波橫﹐千種嬌媚一處生。任是姮娥降月殿﹐亦應自愧避邢娙。』查雄道﹕『你把漢成帝時尹邢相避之典中的邢娙娥三字去尾使用﹐似無先例﹐教人怎懂﹖至少該用「娙娥」兩字吧。』盛靳云說﹕『用「娥」字結句不能葉韻﹐故只能去尾﹐不能去頭。且文開先例之事古來不少﹐何我不可開此先例﹖』張明生道﹕『你不要專做怪詩。做詩還是質樸些好。我也來試做一首。』說罷就坐下來寫道﹕『揮紅點紫寫群雄﹐新作萬千各不同。欲問精珠誰孕育﹐無窮智慧是農工。』芝娜道﹕『你這首詩雖然質樸﹐除了「揮紅點紫」四字較好外﹐還有不少詩病。「千」字犯了孤平。「精珠」有何出典﹖你說「無窮智慧是農工」﹐那麼科學家﹐哲學家等就沒有無窮智慧了﹖』張明生辯道﹕『我本不會作詩﹐所以說是試作。且上星期六在彥君家唸詩﹐那位古人說作詩不必拘於平仄﹐你自己唸的﹐難道這麼快就忘了﹖再說我把好的作品喻為「精珠」﹐有何不可﹖何必非要有什麼出典才能用。我說「無窮智慧是農工」﹐因為這是「工農展室」。我沒說科學家等沒有無窮智慧。你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芝娜笑道﹕『你們聽聽﹐我說了一句話﹐他說了一大車。算你有理。其實當代人評論都難免由於利害或妒忌等關係﹐或拍馬因素﹐從而失之偏頗。只有讓後代子孫去評論才會公允。』八戒忽然說道﹕『你們說長論短﹐俺一點也不懂﹐只覺得聽了心煩。』大家笑了﹐一起走進『貼畫展室』。室內琳琅滿目的貼畫五光十色﹐美不勝收。有用紙屑、廢鈔票、廢郵票﹐舊畫報上剪下來的各種圖片拼貼而成的畫﹔有用乾樹葉、乾花瓣、碎布片、羽毛、貝殼、沙石、邊角塑料片塊等材料作的貼畫﹐別具韻味風格。八戒站在一幅紙屑貼畫前問張明生說﹕『這是怎麼做出來的﹖』張明生說﹕『先在底紙上勾好畫面輪廓﹐塗上漿糊﹐事先用不同顏色不同質的紙﹐剪成非常細的一盒盒紙屑﹐隨後用手指撮起紙屑﹐撒到需要的畫面部位上去﹐紙屑黏在上面就構成了有各種色彩的畫。』八戒說﹕『這很有趣﹐得空俺也來貼一幅。』原來八戒在天上時常與張大千來往。八戒非為跟大千學畫﹐因大千好飲食﹐能以仙果仙酒仙丹等調製出更可口的餚饌來﹐所以八戒常去飽口福﹐也常看大千作畫﹐故對畫有些興趣﹐但從未動筆畫過﹐現在進了大學﹐也想附庸風雅﹐充點斯文。表過不提。

在一幅塑料貼畫前﹐看的人最多。作者利用不同厚薄﹐不同形狀的各色塑料碎片塊﹐造成凹凸型﹐比貝殼貼畫立體感更強。有山巒亭臺﹐人物花樹﹐燈下映耀﹐色彩繽紛。其中樹葉花瓣﹐窗簾衣服﹐都用軟塑料片鑲嵌而成﹐看上去都凸立著。八戒看得嘻笑不止﹐說﹕『這比俺大千兄弟的畫還好看。』八戒自擺老資格﹐在天上時把張大千叫作大千兄弟。其實這是不同的藝術﹐豈能這麼比法。悟空對畫不感興趣﹐只是隨眾而觀﹐偶而也就畫上之事問問張明生。張明生在悟空面前常擺出似乎他是《萬寶全書》缺隻角的架勢﹐有問必答。幸好悟空問的都屬當代人常識範圍內的問題﹐總算他還不需要亮出缺隻角的底牌來。在另一室中﹐展出新畫派的畫﹐有靜物倒像畫﹐動物視差畫﹐半隱半現畫﹐返樸畫等。返樸畫仿原始人的壁畫而來﹐線條古拙質樸﹐別饒情趣。最後到了老年展室。有幾位耋耄老人在當眾揮筆寫字作畫。畫的都是傳統的國畫。八戒一邊看﹐一邊不斷批評這也不像﹐那也不像﹐說這鳥怎麼只有一隻腳。他不知道這是學的八大山人。在出口處﹐盛靳云說﹕『我還要題一首詩。』坐下來提筆寫道﹕

驚起筆底蛟龍走﹐喜落紙上鸞鳳飛。遒勁蒼松信不老﹐挺拔翠竹怎云耆。牡丹一軸誇繁華﹐龍駒八匹爭豪雄。寒梅偏自迎春放﹐秋葵始終向日傾。老去不知老將去﹐猶揮健筆眾目前。鶴髮不遮童顏好﹐樂我堯天寧知年。

從美術館出來已屆午時。悟空道﹕『俺老孫今天有興﹐請諸位去吃西餐。』悟空自下凡進大學以來﹐從未吃過西餐。以前他只吃素﹐不吃葷﹐怕傷生﹐但進大學後﹐同學請他吃葷菜﹐他怕不吃露了相﹐且生已經傷了﹐又不是他傷的﹐只得告罪吃了。當然﹐八戒求之不得。沙僧也免為其難。況且悟空又想起一件事。有次去雷音寺參拜佛祖時﹐遇到伏虎羅漢﹐說起南宋時曾投胎下凡﹐做了濟公和尚﹐但卻大吃狗腿之事。悟空告訴八戒沙僧﹐並說﹕『羅漢尚吃狗腿﹐俺們吃些葷又有何罪過。』後來又聽了一次生態講座﹐說不吃掉一些動物﹐反而會造成破壞生態平衡﹐導致人類生存危機﹔吃掉一些會破壞生物鏈的動物﹐卻是在拯救人類﹐體現了上天最大的好生之德。悟空聽了似有道理﹐以後吃葷時就更加心中釋然。列位看官或許會問﹕悟空這位神仙竟然如此容易接受這些人間的新道理﹐簡直比人間的一些老頑固還能『從新如流』﹖這是因為悟空不是正統的神仙﹐所以容易『叛經離道』﹐接受『異端邪說』。但正是有些『異端邪說』﹐結果證明是真理。許多被列代統治者所支持的正統理論學說卻阻礙著生產力的發展﹐阻礙著社會的進步。『叛經離道』的非正統者則往往成為真理的發現者。如果人類永遠墨守成規﹐豈有今天的文明。假如玉帝不是派悟空下凡察訪﹐而是派了那位正統的神仙二郎神楊戩下來﹐儘管他也有七十二變之能﹐但他無法適應人間的一切﹐將會寸步難行﹐一事無成。那麼﹐在上這部《新西遊記》當然也就沒有了。話休絮煩﹐言歸正傳。悟空雖未吃過西餐﹐但在電視中看到過不少吃西餐的鏡頭﹐總想親自嚐嚐是什麼滋味﹐今天借此機會就去開次洋葷。一行人在附近找到一家西餐社﹐自稱供應正宗法式西菜。他們也不管什麼法式、德式、意式、俄式﹐甚至是阿比西尼亞式﹐總之有吃就進。八戒從未用過刀叉﹐拿在他手裡顯得過小﹐很不順手。他索性丟下刀叉﹐用手抓來吃。吃相之不雅﹐令其他食客瞠目。悟空看慣了﹐尚不覺得﹐其他同學顯得侷促不安起來﹐似乎在別人眼中﹐他們在與未開化之人交往﹐因而他們自己的文明程度亦將受到質疑。張明生連連催促大家快吃﹐說還要帶大家去別處參觀﹐弄得八戒沒有吃飽﹐又不好說什麼。出了西菜社﹐悟空問張明生再去什麼地方。張明生其實要大家快點吃完離去﹐免得儘出洋相﹐但又不便當眾明說﹐就想出了這麼一招。當時他也沒想過要去哪裡﹐現在讓悟空一追問﹐他靈機一動﹐忙說﹕『咱們去參觀自然博物館吧。』眾人無異議﹐就一起乘車去自然博物館。按名稱『自然』兩字來看﹐展覽的圖片標本等似應包括大自然中所有的東西﹐但實際上只有動物圖片標本﹐按類綱目科﹐時間順序﹐分室展出。這種名實不相符的情況在人間社會裡比比皆是﹐不可勝嘆。卻說悟空到過許多深山大澤﹐眾多動物都已見過﹐現在看到這些圖片標本﹐不以為奇。八戒道﹕『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又不能吃﹐有什麼好看的。』但也只得跟著大家逐室看去。在史前陳列室部份﹐有猛瑪象﹐恐龍等畫片。悟空沒有見過這些動物﹐特別對恐龍化石深感好奇。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些動物早已絕跡。看官須知﹐悟空在大唐貞觀年間隨唐僧西行﹐此前被壓在五指山下達五百年之久﹐當在秦漢之時。再算他大鬧天宮﹐當在周武王伐紂﹐姜太公封神之後。再算他求師習藝﹐其出生當在夏商之際﹐最早也不過在黃帝之時。故史前已絕種的動物他當然沒見過。最後展出部份是從猿到人。展室裡掛了一張中國猿人的圖片。盛靳云指著圖片對張明生說﹕『你這不肖子孫﹐見了老祖宗的御真影寶像也不跪下叩頭。』張明生說﹕『這也是你的老祖宗。你如是孝子賢孫﹐模範公民﹐就該跪下叩頭。』盛靳云說﹕『這與模範公民有什麼關係﹖』張明生說﹕『怎麼沒有關係。你自己好好想想。』盛靳云說﹕『你信仰進化論﹐所以你該拜。我還在等待更多的事實﹐以證明進化論確是如此﹐而不是片段的事實﹐再加以沒法證明的科學推理。』張明生笑道﹕『你這個小頑固﹐不等老就要變成化石了。』芝娜在旁聽著﹐也笑著插嘴說﹕『你現在就登記張表﹐等變了化石後捐獻給這裡。』鄭莉也打趣道﹕『你真是慷他人之慨。為什麼不賣幾個錢呢﹖』芝娜忍住笑道﹕『這是無價之寶。誰買得起﹖』張明生忙說﹕『那就出口換外匯吧。』這時盛靳云與其他人已向前走去。他們也就停止說笑﹐一路跟上。

卻說悟空自進展覽室後﹐一面看圖片及上面的說明﹐一面聽著講解員的解說﹐再加上形像化的電影和實物展示﹐覺得人從猿變來也有道理。他在天上時﹐常聽眾神說﹐盤古開天劈地後﹐人和動物都是用泥土做出來的。悟空當時想﹐他自己是從石中孵化出來的。泥與石差不多﹐所以人和動物是泥土變成的﹐也很順理成章﹐不容置疑。但悟空是好問好學的﹐就像他在菩提祖師門下學藝時一樣。他曾就此事問過張果老﹐因為據說張果老是混沌初開時的一隻白蝙蝠精修成的﹐當然對以後之事應該知道。不料張果老對他說﹐那時因忙於修練成人形﹐閉洞不出﹐對地上發生之事一概不知。悟空問不出所以然來﹐當然就信了人和動物是泥土變成的。現在得知人是從猿猴變來的﹐而猿猴又是從別的東西變來的﹐似乎證據確鑿﹐言之有理。他始則覺得不可思議﹐繼而將信將疑。回到寢室後﹐悟空對八戒說﹕『八戒﹐你說人倒底是猴子變的﹐還是泥土做的﹖』八戒笑道﹕『依俺說﹐人是猴子變的。師哥不是現在變成了人嗎﹖』沙僧聽了說﹕『這麼一說﹐當師哥回復本相時﹐豈不成了人變猴子了嗎﹖這是倒進化論﹐是違反達爾文的進化論的。』原來林木森拉了沙僧去聽過進化論講座。悟空聽了也禁不住一面罵一面笑。真個是﹕行者神通擅變化﹐人變猴子猴變人。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10-28,8:55 pm

 

第十二回﹕參觀工廠﹐八戒惹禍﹔隨訪果園﹐悟空偷桃

詩曰﹕剪裁何所用﹐原料壓成衣。禽畜人工配﹐雌雄著意施。

聲波能潔齒﹐牙刷不須持。菜果隨心育﹐生長豈按時。



話說當時大中學校鼓勵和組織學生參觀店廠農場﹐或作社會調查﹐或進行實習勞動。許多學生喜歡在參觀調查過程中做些義務勞動﹐或叫無償勞動。動一動就要錢的時代早就過去了。當時的學生認為這能增加各種知識﹐豐富生活經歷﹐對今後踏入社會正式工作大有裨益。故開學不久﹐悟空八戒與同系同學一起去參觀過化纖成衣廠﹐化工製品廠﹐各類用品廠﹐養牧場及果園等。當時工廠都已自動化了。由於高度自動化﹐廠裡已無工種差別﹐只分生產者和計劃管理者兩種職務。工廠負責人當然仍稱廠長。但不管是廠長還是計劃管理者﹐都會從事生產者的工作﹐都是從生產者中來的﹐所以都是內行﹐因此他們的指令或意見都切合生產實踐。他們決不會坐在辦公室裡只憑自己的想像或純粹的理論為依據就好大喜功地制定計劃﹐通過決議﹐以期把該由子孫輩去完成的偉大業績統統包辦下來。(做中國人的子孫真幸福﹐不用自己操心﹐一切都有老子或爺爺安排好了﹐靜等著享福吧。)他們的辦公桌就在生產者中間﹐在中心控制室裡。而且領導職務又是大家輪流當的。因而當時工廠企業的領導者竟然不知如何去犯官僚主義的錯誤。值班生產者一般也都在中心電腦控制室裡進行遙控操作。原料運來後﹐自動按類卸入不同的原料倉庫。不同原料按順序通過不同管道自動送入生產車間﹐經過各個生產環節﹐最後出來成品﹐自動送入成品倉庫﹐定時外運。有些必要的搬運勞動都由機器人擔任。整個運行過程在中心電腦控制室裡可從屏幕上進行監控。如機器某一部份發出故障警報﹐才派人去檢修。如有散放有毒氣體等危險場所需要修理﹐則派高智能機器人去檢修﹐同時在屏幕上監視其檢修的全過程。

當時因工時短﹐一般工廠企業已無食堂﹐但附近均有餐廳﹐點心店﹐及小型娛樂場所。學生參觀工廠﹐一般先從原料倉庫起﹐瞭解怎樣進料﹐隨後按生產過程而去各車間看看﹐直到成品倉庫。在車間觀看時﹐由於封閉式的全自動的生產過程是看不到的﹐只能先看一下機器外形﹐瞭解每樣機器的功能及中間銜接部份的作用﹐最後再到中心控制室﹐從屏幕上觀看生產的全過程。

一天﹐悟空八戒他們一起到了一家化纖成衣廠。一位該廠管理員引導他們參觀。他說﹕『今天正巧有原料運來﹐我們先去原料倉庫一看吧。』於是大家乘上電動車而去。在原料倉庫裡﹐不同的顆粒原料散裝在不同的倉間。進料時用粗大的管子吸進去。其時﹐有一輛大型封閉式貨車已卸畢貨而正在離去。又一輛貨車正在用車尾對向另一倉庫鐵門逐漸駛近。車停後﹐倉庫鐵門上方現出一洞﹐伸出一根綠色的管子。車尾上端也現出一個洞來。管口對向洞口﹐就聽到真空吸物之聲。須臾事完﹐管子縮了進去﹐洞口都閉起來﹐車子離去。管理員說﹕『原料倉庫裡均是顆粒原料﹐無甚可看﹐也向來不讓人參觀。生產車間雖可參觀﹐但因整個生產過程是全自動封閉式的﹐只能看到機器外形﹐恐怕你們興趣不大。最好直接去中心控制室﹐從電視屏幕上能看到生產的全過程。』於是客隨主便﹐大家又上了電動車﹐繞過倉庫建築群﹐到了中心控制室門前下車。管理員帶他們進門後﹐請他們坐在電視屏前的一排排椅子上﹐一面讓他們看﹐一面講解。只見原料從倉庫裡被吸入管道﹐送入熔料爐。頃刻之間﹐即成較稠的液狀﹐隨後通過各種管道﹐送往許多不同的成型機﹐直接成型為上衣或褲子等任何設計好的服裝。接著﹐操作員按動另一鍵鈕﹐成型機接觸服裝的表面層上立即滲出各種顏色的液體﹐按設計好的花紋圖案﹐滲入服裝料片內﹐於是服裝就印上了花紋顏色﹐並且永不褪色。這些服裝在成型機中加以冷卻定型後﹐隨即從另一端送出﹐進入摺疊機﹐摺成一定形狀﹐再進入包裝機﹐隨後通過傳送帶進入成品倉庫。成型機裡附裝有冷卻設備﹐使原料溶液很快定型為固態服裝。且成型機內壁可以模鑄出各種凹凸花紋。在服裝上形成的這種花紋比手工繡出的更精細﹐色彩更豐富﹐立體感更強﹐因為可以有不同的高低層次。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海外逸士 » 2018-11-04,9:18 pm

 

當悟空聽見管理員說倉庫向不讓人參觀﹐他想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隱密。他就非要進去一看不可。其實庫內堆滿散裝顆粒原料﹐門一開﹐顆粒將傾瀉而出﹐豈能開門讓人參觀。卻說悟空拔根毫毛變作自己模樣﹐本身變作小飛蟲飛向原料倉庫門上圓洞口。洞口雖閉﹐並不須密封。故悟空從縫隙中爬進去﹐一看滿倉皆是顆粒﹐幾及洞口﹐並無別物。悟空想是否會面上一層是顆粒﹐底下別有東西﹐於是變成爬蟲鑽進顆粒堆裡。豈料猝不及防﹐與顆粒一起被吸入原料輸入管道﹐進入熔料爐。悟空只覺得身在移動﹐漸漸熱起來。當在熔料爐中周圍的顆粒逐漸熔化時﹐悟空只覺得四周黏稠稠﹐暖烘烘的。因為化纖顆粒不需要很高溫度即能熔化﹐且悟空在八卦爐中煉過﹐豈懼這些須高溫。卻說監控這條生產流水線的值班人員從電視屏上看到有一小黑點在熔料爐裡浮動。他想平時如有雜質亦都沉入爐底﹐不會在液料中游動﹐此不知為何物﹐於是立刻報告廠長﹐一齊監看。隨後﹐只見小黑點隨料液一起通過另一管道進入成型機。在進入成型機前的一瞬間﹐小黑點突然變得更小﹐進入狹窄得像薄片一樣的機壁空間﹐到達衣片前胸有花紋的凸處﹐突然又變得大一些﹐停在那裡﹐直到進入成品倉庫。廠長忙派人去成品倉庫提取那件女式襯衫查看﹐只見前胸花紋片上有個小洞﹐只得報廢。卻說悟空隨成衣到達成品倉庫後﹐立刻離開衣片﹐鑽過層層包裝﹐變作小飛蟲在倉庫中飛來飛去﹐要尋找出口﹐直到檢驗人員來時﹐才得以從門中飛走。隨後他沿著來路直飛中心控制室﹐等檢驗人員回來向廠長報告時﹐一起飛入﹐收去毫毛﹐恢復本身﹐坐在原位上。他雖作了這次異乎尋常的旅行﹐但對這玩意兒還是莫明其妙﹐只得以後再說。

在附近餐館裡吃過午飯後﹐學生們又去參觀不遠處的一家化工製品廠。這家廠生產與化工有關的各種生活用品﹐有潔膚劑、潔髮劑、潔衣劑、潔瓷劑﹐及各種男女用修飾香液、香膏等。就是不再生產牙膏﹐因為不論牙膏、牙簽、牙線﹐都不能徹底清除牙間的垢物。所以有人發明了微型聲波潔牙器﹐狀似牙刷﹐頂端一側能發射出足夠能量的超聲波﹐以擊碎並除掉牙縫間的食物殘渣及牙垢﹐且能殺滅口腔內的有害微生物。每食後應用﹐繼之漱口﹐基本上免除了因不潔而引起的口腔疾病。所以那時醫院中絕少有人去補牙鑲牙的。口腔科門診室前幾可羅雀。

再說悟空等一行人在該廠一位管理員陪同下﹐先進了一座巨大的倉房﹐裡面有一排排很大的方桶﹐內貯各種液體原料﹐上有簽貼。悟空看了簽貼上的字﹐其中有許多是他不識的﹐因為都是化學品名稱﹐他在天上從未看到過﹐連天書上也沒有的。管理員雖作了一些介紹﹐悟空也聽不懂。接著﹐去了一個車間﹐生產各種潔淨劑的﹐裡面有好幾條流水作業生產線﹐有提煉機、分離機、加工機、包裝機等。每條流水線生產一種產品。機器形狀各異﹐大小不等﹐但外表面都鍍有鉻合金保護層﹐亮堂光滑﹐毛髮可鑒。八戒對此類參觀一向不感興趣﹐總是隨眾行進﹐甘作隊伍的尾巴。他走在機器群中﹐左顧右盼﹐只見各種不同形狀的機壁上映出他各種各樣的醜態。八戒也認不出這是他自己的影子﹐還以為機器裡藏有妖怪。他在想如何降服這些妖怪﹐以顯自己之能。這時其他人都已轉入另一機弄中去﹐看不見了。八戒想﹐要降妖﹐又沒帶耙﹐想用三十六變化擒妖﹐但因機弄之間太狹窄﹐施展不開而罷。忽然八戒想起﹐何不用三昧真火燒除之。列位聽眾或許要問﹕八戒何來三昧真火﹖閱遍《西遊記》﹐不見八戒用過。列位有所不知﹐想《封神演義》中的姜太公學道僅四十年﹐初下崑崙﹐即能用三昧真火燒煉玉石琵琶精。八戒西天取經後﹐已道成歸位﹐在天上多時﹐早就煉得三昧真火了。卻說八戒噴出三昧真火﹐不料火光一動﹐車間整個頂板上都噴灑出霧狀滅火液﹐並響起警鈴。原來那時許多建築物(特別是工廠旅館)的每一個車間或房室頂上都按裝了特殊板料﹐內貯滅火液。凡有較大的火種出現﹐頂板上的光熱晶管接獲信息﹐即產生電流啟動開關﹐噴灑出霧液﹐再大的火也能滅掉。同時啟動警鈴報警。火一滅﹐即自動停止。卻說八戒看到降霧﹐聽到警鈴﹐知道惹了禍﹐趕忙收起三昧真火。管理員一聽鈴聲﹐即刻四處查看﹐但一無所見。三昧真火一收﹐霧液就停止下降﹐鈴聲也停了。但已噴出的霧液在繼續下降。管理員只得帶領大家迅速離開這個車間﹐去別處參觀﹐因為這霧液吸進去是不利於健康的。一般進入這種場所的人都須帶上防護面具。參觀的人沒有面具﹐當然得馬上撤出。
海外逸士
尊詩家
 
文章: 345
註冊時間: 2014-06-18,10:23 pm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訪客自由寫〉祕密作者和祕密讀者的場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