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註冊不成者,請在本版告知你註冊的帳號。

言論保證自由。訪客不用註冊,你可以是祕密作者,也可以是祕密讀者,歡迎匿名自由寫,對詩壇、對詩風、對詩作...,只要是真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版面規則
1、訪客不用註冊,歡迎匿名自由寫。
2、愛寫什麼就寫什麼,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3、管理員愛怎麼刪就怎麼刪,任何人不可異議。
4、觸犯法律之言論,請自行負責。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訪客 » 2017-10-29,8:23 pm

 

在悟空三人等菜時﹐那人就吃了起來。這時﹐鄰桌瘦子矮子的菜也來了。八戒一看﹐原來『豬八戒踢皮球』是紅燒豬腳爪﹐再加幾個蛋。八戒想﹐真是冤俺老朱﹐以後得想法把這菜名改掉才好。不多時﹐悟空三人桌上的菜也來了。八戒二話不說﹐搭巴搭巴地吃了起來。旁邊桌上矮的與瘦的二人一面吃一面說笑。忽聽矮的說道﹕『你真是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八戒正在一面吃一面聽二人說笑。有的話他沒聽進去﹐有的話聽著也不懂﹐唯獨這句話又聽了進去又懂。八戒只覺得丹田有一股無名之火沖到了泥丸宮裡﹐剛要發作﹐悟空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腳﹐意思叫他別惹禍。八戒只得將這股無名之火從泥丸宮裡壓回丹田裡去﹐自顧低頭悶吃。原來悟空沙僧二人聽了這句話﹐都暗暗好笑。悟空怕八戒不受用﹐發起獃氣來﹐忙踢了他一腳。忽聽那個瘦子在說﹕『我這麼瘦﹐哪像八戒。那邊那個胖子才是八戒呢。』八戒一聽﹐心頭一跳﹐以為自己露了相﹐給人看破了﹐忙想﹐如果有人來抓他﹐馬上變個小蟲飛走﹐後來不見動靜﹐才放下心來。三人吃畢﹐共吃了十斤酒﹐二十八盆菜﹐四十個饅頭。桌上盆子堆得高高的。其他食客都看著他們﹐不知該作如何想像才好﹐又是愕然﹐又是納悶。一會兒﹐三人桌上菜單上方的框內﹐顯出應付的款項。一般顧客看了﹐都到門口賬台去付款。賬台後的智能機器人能按桌號下晶體管所示數目收款﹐並給予收據﹐乃一小硬卡﹐插入門上小孔內始能出門。不付款者無法出門。但悟空三人都不懂﹐見別人到門口賬台上去付錢﹐他們也就站起身來走過去。悟空想﹐多給他們點吧﹐當場好看﹐反正一會兒就收回來的。於是他拔了三十根毫毛﹐變作三十張一千元的鈔票﹐到得店門口﹐往賬台上一放。賬台後的機器人無辨別真偽幣的裝置﹐故收款後﹐退還多餘的錢﹐共吃了二萬六千五百二十元六角三分。悟空三人拿了收據要出去﹐卻推不開門。旁邊的食客告訴他們把收據插入孔中﹐他們才到得外面。
        三人走後﹐店中人就紛紛議論開了。有的說﹐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錢﹐氣派倒真不小。有的說﹐莫非是歸國遊覽的華僑﹐可衣著又不像。真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最後﹐還是瘦的食客說了句﹕『我看這個胖子就是豬八戒。西遊記上不是說他的食量大嗎﹖不是他﹐誰吃得了這麼多的東西。』於是大家一笑置之。而店裡在晚上結帳時﹐卻少了一筆錢﹐數目正好是三個大胃口顧客付的。店裡的人這下可搞糊塗了﹐因為機器人是不會貪污的。他們只得上報領導調查研究﹐不提。
        再說悟空三人出得店來﹐在街上再兜得幾個圈子﹐漸漸地商店都打烊﹐行人也稀少了。八戒道﹕『師哥﹐俺們再在街上逛下去﹐莫要給巡夜的逮去﹐關進衙門裡﹐那才現眼呢。俺們也找個招商客棧宿一夜吧。』悟空一想這也妥當﹐但找來找去﹐不知招商客棧在哪裡﹐又不見有旗幡挑出。飯店裡面有人在吃飯﹐門口一看就知﹐而現在的招商客棧又不知怎生模樣﹐時間越來越晚﹐最後沒法﹐只得拉了一個過路人問訊。那人聽說招商客棧﹐也不知是什麼東西。悟空只得做出許多表示要睡覺的動作給他看﹐那人才明白﹐就說﹕『我們叫旅館。』並告訴他們過兩條馬路﹐向左轉﹐有家『第三旅館』﹐門上有字﹐很好找﹐說完自去。八戒道﹕『真冤俺老朱。剛才走過﹐俺看著字﹐還不知道這就是旅館呢。』說著﹐三人一逕向旅館而去。
        走進旅館大門﹐只見迎面有一服務台﹐後面坐著一個服務員﹐見人進來就問﹕『過夜嗎﹖』(中國人喜歡講廢話。)悟空等要了一間三人房。另一個服務員帶他們到電梯旁。悟空三人見像個籠子似的東西﹐正猶豫著﹐服務員先走了進去。悟空一看﹐想道﹐他自己都進去了﹐看來是不妨事的﹐於是一起跟了進去。電梯門關上後﹐服務員說個『三樓』﹐電梯自動到三樓停下﹐門開後﹐一起走了出去。服務員領他們到一扇門前﹐用鑰匙開了門﹐告訴他們就是這間﹐說完就走了。三人見裡面黑洞洞的。八戒嚷道﹕『怎麼蠟燭也不點。』忙叫沙僧去要臘燭。沙僧回頭去找那個服務員﹐已乘電梯下去了。沙僧擺弄不來電梯﹐又找扶梯﹐也不知在哪裡﹐忽見走廊那邊有點光﹐就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另一間客房﹐門半開著﹐漏出燈光來。沙僧想現在的蠟燭怎麼這般亮﹐忙走到門口﹐探頭進去問﹐有沒有多餘的蠟燭﹐借支來用用。裡面的一個客人正坐在沙發上看報﹐聽見有人說話﹐忙抬起頭來看。沙僧怕他沒聽見﹐又說了一遍。那人不知他要蠟燭做什麼用﹐就站起來﹐走到沙僧面前﹐說了多時﹐還是弄不明白。沙僧只得用手指指他房裡的電燈。那人更糊塗了﹐於是跟沙僧一起走過這邊來﹐想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剛到門口﹐只見裡面漆黑一團﹐還以為電燈壞了﹐忙把門旁的開關一開﹐卻是好的。悟空見房裡燈亮了﹐就謝了那人﹐說沒有什麼事﹐麻煩他還過來一次。那人就自己回房去了﹐想這麼大的三個人怎麼連燈也開不來﹐真覺滿腹狐疑。
        卻是悟空三人覺得房裡每樣東西都是新鮮的。悟空想趁著沒人得好好查察查察﹐看看下界的人究竟搞了些什麼玩意兒﹐又怕有人來撞見不好﹐把門一關﹐倒是容容易易地關上了。於是悟空就這件那件細看起來﹐動卻不敢動﹐怕弄壞了。而八戒卻像小孩子初進遊藝宮一般﹐床上躺躺﹐沙發上坐坐﹐真比坐在花橋裡還舒服﹐一會兒又起來這裡摸摸﹐那邊動動。沙僧也比較謹慎﹐怕動壞東西出亂子﹐只是東看看﹐西瞧瞧﹐也想看出些名堂來。八戒又坐到寫字桌前的轉椅上﹐看見抽屜上亮亮的銅把手很好玩﹐想拉出來看看﹐不料把抽屜一起拉了出來﹐於是慌了手腳﹐只能用力一推﹐總算關上。他坐在椅子上左右擺動﹐覺得椅子能轉﹐就轉起圈來﹐不知轉到頂不能再轉過去了﹐他還是用力一轉﹐連人帶椅咕咚摔倒。八戒忙爬起來。悟空沙僧也趕過來把梯子扶起放好﹐都怪八戒不該亂動﹐幸好椅子沒壞。八戒一闖禍就心定了﹐坐在沙發上啞口無言﹐可是沒有多久﹐終是好奇心強﹐靜極思動﹐又站起來走到床邊﹐床邊櫃上有隻扁盒子樣的東西﹐嵌著塊玻璃﹐玻璃兩旁的面板上有許多小孔﹐盒子頂上有一紅一綠兩粒突出來的東西。八戒手癢﹐又去摸弄﹐不料按動了綠色電鈕﹐突然玻璃亮了起來﹐顯出一個人來。盒子裡出來了聲音﹐問打什麼號碼。原來這是一架電話機﹐聽筒話筒都在盒子裡﹐電視屏上能看到對方。企業裡的電話分機﹐因為打出去是通過總機的﹐所以頂上沒有數字鍵﹐只有紅綠兩個按鈕。現在屏上顯出來的是接線員﹐所以問客人打什麼外線號碼。八戒見盒子裡有個人影﹐還以為是什麼妖怪躲在裡面﹐就用手去拍打﹐意思是快出來與俺老朱大戰三百回合。剛拍了幾下﹐不覺觸動紅色按鈕﹐於是電視屏上的人影一下子消失了。八戒這下樂不可支﹐還以為妖怪怕他而逃之夭夭﹐因而有些趾高氣揚﹐不可一世之概。悟空沙僧各自在專心觀察一樣裝置﹐沒注意八戒在做什麼。再說接線員見個胖子﹐要了總機卻不報號碼﹐反而拿手拍打電視屏﹐正不知他想作什麼﹐忽然電話機關掉了。接線員想他大概是個瘋子吧﹐一時忙於接線﹐也就擱下此事。
訪客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訪客 » 2017-11-05,9:20 pm

 

  回過話頭來﹐再說八戒得意洋洋轉過身來﹐見那邊有扇門開著﹐就進去看看﹐原來是盥洗室。八戒也不懂﹐反正大房間裡的燈光照進去也夠亮了。他就東張西望﹐抬頭見牆上一面鏡子﹐走過去照照﹐比大唐時的銅鏡又大又光滑﹐照出來的人也清晰。鏡子下面有根很亮的管子﹐從牆上伸出來﹐光潔可愛。管子一端向下彎﹐下面有隻洗手盆。八戒想把管子拉出來看看﹐一拉不動﹐再用力一拉﹐管子給拉直了﹐下端對著盆外。原來管子彎頭處有摺皺﹐可調節管子的彎曲角度﹐所以八戒一拉﹐管子沒出來﹐卻拉直了。八戒還以為拉壞了﹐有些慌起來﹐忙用手去推﹐想推好它﹐不料手一滑﹐碰到壁上﹐按動了開鍵﹐水就從管子裡流出來。幸好是冷水﹐若錯按了熱水開鍵﹐滾燙的熱水怕不把八戒的豬皮也燙掉一層。因為水管拉直了﹐對著盆外﹐水都流了一地。八戒這下可大慌起來﹐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只得叫道﹕『師哥快來看。』悟空正在悶頭研究一架電視機﹐聽得八戒叫﹐忙過來一看﹐也束手無策。地上的水越積越多。沙僧過來一看﹐忙道﹕『這樣下去﹐別把整個屋子都淹了。』悟空也著急起來﹐忽然急中生智﹐倒底是猢猻聰明﹐忙對八戒說﹕『這是你闖的禍。還不快把這些水都喝掉。』(禍兮福所倚。貪嘴的八戒又有水喝了。)但八戒不肯(難得難得)﹐悟空要拿棒打﹐八戒沒法﹐又是自己闖的禍﹐只得爬在地上低頭去喝。但是水在不斷流出來﹐哪裡喝得光。沙僧又忙說道﹕『師哥還是去叫個人來看看吧。他們或許有辦法治的。』悟空一聽也是﹐忙向門口走去﹐不知關門容易開門難﹐拉來拉去拉不開。原來裡面的人只要一轉把手就能開的﹐而外面的人非用鑰匙不可。悟空不敢亂來﹐怕弄壞了門。他抬頭見門上一扇通外面走廊的氣窗有些開著﹐忙變個小蟲飛了出去。這時﹐走廊上正沒人﹐悟空忙變回來。可是電梯門開不來﹐扶梯又一時找不到﹐正不知該怎麼辦﹐忽見一扇房門上的窗透出光來。悟空想﹐這裡面總有人吧﹐且求助一下再說。真是病急亂投醫。悟空不管三七二十一﹐走上前去敲門。裡面的人剛要上床去睡覺﹐忽聽得有敲門之聲﹐就問﹕『誰﹖』悟空道﹕『是俺。』裡面的人不知『俺』是誰﹐且過來開門看看再說。門一開﹐悟空一看﹐原來就是剛才來幫忙開燈的那個人。悟空想﹐一客不煩二主﹐忙說道﹕『勞駕你再幫個忙吧。俺們的屋子快叫水給淹了。』那人一聽﹐覺得難以想像﹐只得過去看看﹐究竟鬧出什麼笑話來。這時﹐沙僧無意中轉動了門把手﹐打開了門。那人跟著悟空走到屋裡洗澡間一看﹐只見滿地是水。八戒等悟空一走﹐忙爬起來﹐與沙僧兩人站在門口﹐呆呆地看著﹐見悟空帶了個人進來﹐忙讓過一邊。那人一見﹐原來如此﹐忙到門邊按了電鈴。一會兒來了個服務員。那人把情況對服務員一說﹐服務員就忙忙走去。頃刻間﹐他又回來了﹐穿上雨靴﹐拿著手提水泵﹐走進洗澡間﹐先把水龍頭關上﹐再把水泵上的兩根管子﹐一根放在浴缸裡﹐一根放在地上水裡﹐開動馬達﹐地上的水漸漸都吸到浴缸裡流掉。不多時﹐水都吸完﹐服務員關掉馬達﹐說聲好了﹐就離房而去。那人也回房自去睡覺。等人走後﹐悟空說﹕『俺們睡覺吧﹐別再鬧出事來。』於是三人各佔一隻單人床﹐也不鋪被﹐也不關燈﹐也不閉門﹐倒下便睡。
        且說這個服務員回到下面﹐對幾個人一說﹐都覺得這三人疑點重重﹐別是外國的間諜吧。於是向領導上如此這般地匯報了情況。領導一聽﹐也覺可疑﹐忙打電話給當地公安局﹐說店裡來了三個人﹐言語支吾﹐形跡可疑。公安局忙派了兩個公安人員來查看。一個服務員領他們上樓﹐到得房門口﹐見三人睡了﹐燈也不關﹐門也不關。公安人員進去把他們叫醒﹐盤問道﹕『你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拿出證件來看看。』
        悟空三人被叫醒後﹐只見兩個穿著特別服裝的人來盤問他們。悟空猜想這兩個大概是衙門裡的差人﹐自己鬧出笑話﹐引起人家的疑心﹐但不知證件是什麼﹐又不能說從天上來考察﹐故答不上話來﹐只能站在那裡一聲不響﹐且看怎樣。八戒沙僧見師哥不則聲﹐也站在那裡悶聲大發財。兩個公安人員見這光景﹐就打電話到局裡說﹕『在第三旅館逮到三個形跡可疑者﹐請速放囚車來押回。』不多時﹐一輛囚車到來﹐跳下五六個公安人員﹐一擁而上﹐進得房來﹐先前二人向他們如此這般說了一會﹐帶隊的人又問了悟空等一些話﹐見他們仍是閉口無言﹐於是一個手勢﹐有三個公安人員分別向悟空三人面前走來﹐將手伸到悟空三人鼻子前。悟空三人正不知他們要做什麼﹐忽然聞得一股香味﹐就人事不知地躺下了。原來現在捉人不用手銬﹐只將一隻微型噴霧器﹐在被捉人鼻端一捏﹐一種麻醉劑吸入後﹐即醉倒熟睡﹐既不費事﹐路上又無逃逸之虞﹐數小時後自然醒來﹐亦不影響健康﹐又無不舒之感。再說三個公安人員就悟空三人跌倒之勢﹐一把扶住﹐又過來三個公安人員﹐兩人抬一個﹐扛起就走﹐送進囚車﹐開往公安局而去。這裡旅館人員自去整理房間。不提。
            悟空三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另一個房間的軟椅上。悟空想起剛才情況﹐大概是被放進瞌睡蟲﹐就勢捉來的﹐只不知犯了何事﹐要吃官司﹐且看怎樣再說。於是用眼將房間溜看一下﹐見房內無甚傢具﹐一端有隻大長桌﹐桌後坐著幾個人﹐也穿著特別的服裝﹐在低聲交談﹐見悟空三人醒來﹐就叫他們起身坐在長桌前面的椅子上。審問人員問他們姓什麼叫什麼﹐同時按下錄音機上的錄音鍵﹐準備錄下他們的口供。悟空想﹐說叫孫悟空﹐豈不露了相﹐只得胡謅道﹕『俺叫孫爺爺。』八戒一聽﹐知道師哥在逗人﹐也道﹕『俺叫朱老爹。』沙僧也說﹕『俺叫沙爸爸。』審問人員懷疑地問﹕『這是真名實姓嗎﹖』悟空道﹕『據說姓傳之於父母﹐名則隨意拾取兩個字。所以有叫阿狗阿毛的。俺為何不能取名叫爺爺﹖』這是悟空從別的神仙打趣時聽來的。審問人員一拍桌子道﹕『態度惡劣﹐罪加一等。』這句話悟空也不懂。審問人員接著又問﹕『哪裡人氏﹖到此作什麼﹖』悟空想﹐說花果山吧﹐不知現在是何光景﹐別改掉名了﹐且又不知現在有些什麼地名﹐不比名字可以胡謅得來的﹐想來想去總覺不妥﹐還是不說為妙。八戒沙僧也不則一聲。審問人員又問了許多話。悟空或說不知﹐或是不答。總之不得要領。三人又拿不出證件﹐只得暫時扣押起來再說。悟空三人被領進了一個小間裡去﹐厚厚的牆﹐只在靠頂的地方有一扇很小的氣窗﹐略透些光亮﹐但有粗鐵棒攔著。身後的門又被鎖上了。八戒說﹕『好倒霉﹐天上住著不快活﹐到地上來吃冤枉官司。』沙僧也道﹕『師哥﹐俺們走吧。別叫他們大卸八塊﹐才走了倒運呢。』於是三人變作小飛蟲從窗洞裡飛了出去。第二天﹐又來提審﹐卻不見了人。門好好地鎖著﹐牆上又無洞﹐窗又小得鑽不出人﹐不知他們怎麼逃走的﹐總研究不出來﹐只得向上匯報﹐暗暗四處訪捉。不提。
        卻說悟空三人飛出了窗﹐怕給人看見又逮住﹐飛到城外才落下來﹐回復原形。八戒道﹕『俺們現在往哪兒去好﹖』沙僧說﹕『俺們往西走吧。那時跟師父取經﹐西邊倒走過一遭﹐怕還熟悉些﹐好少鬧笑話。』悟空一聽也對﹐於是三人迤邐往西行來。真個是﹕才離天羅地網來﹐又入龍潭虎穴去。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訪客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訪客 » 2017-11-12,10:01 pm

 

詩曰﹕莫道神仙法力強﹐降龍伏虎亦平常。機風括下重霄九﹐鐵尖撞來甜黑鄉。
            獸夾遭擒難展法﹐網羅蓋頂出洋相。應知科學無邊術﹐機械勝過法寶強。
 
卻說悟空三人出得城一路行來。八戒道﹕『師哥﹐俺們駕雲吧。別讓他們追來又抓去。這回抓去後﹐又不問又不關﹐放在一件機器裡碾成肉泥﹐豈不晦氣。』悟空笑道﹕『俺老孫八卦爐裡也過來了﹐豈懼他們的機器。但你二人可要吃虧的。』於是三人隱身駕雲而去。行了多時﹐悟空低頭一看﹐見下方有個很大的透明罩子。悟空運用火眼金睛往罩裡看去﹐見有房有人﹐想來是座城﹐就不知為何要罩住﹐是否有妖精來吃人﹐不知哪位神仙借得什麼神罩護住。正在思念間﹐忽然身後一陣大風刮來﹐三人在雲頭上立足不住﹐將墯未墯之間﹐一片隆隆聲﹐一架超音速噴氣式客機疾飛已過。機後噴出之熱氣將悟空三人憑恃托足的雲片吹得真個是煙消霧散﹐一乾二淨。三人從高空落將下來﹐就下落之勢﹐一個觔斗翻下平地。立足方停﹐八戒道﹕『怎麼聲息全無﹐就從身後襲來了。』他不知這是超音速的。有詩詠道﹕
今人堪嘆智才深﹐造就鐵鷹能載人。雙翼浮風托軀幹﹐尾端噴氣推機身。
疾如銀矢逐飛鳥﹐響若雷車發巨聲。莫羨神仙誰得見﹐一機真可上青雲。
    末句語意雙關。人生一有機緣﹐即可青雲直上﹐做官發財﹐為所欲為。閑話休提﹐言歸正傳。再說悟空三人現身走去﹐且走且看﹐只見一個大罩子城﹐四周有門。悟空不知就裡﹐不敢貿然入內﹐於是唸動咒語﹐拘來當方土地。土地一見悟空﹐忙打恭作揖道﹕『大聖一向安好﹖』悟空道﹕『此城何名﹖』答曰﹕『名喚「晶青」。』悟空問『此名何意﹖』答曰﹕『此城皆用如水晶般透明的稱作塑料的東西建成﹐故曰「晶」。約一百五十年前來此築城者皆青年人﹐故有一「青」字。』行者又問﹕『為何有一罩子罩住﹖』答曰﹕『當初建此城時﹐當地風沙特大﹐氣候多變﹐故築一罩子﹐使陽光可透入﹐而又不受風沙氣候的影響。現在四周造林種樹﹐風沙已無﹐氣候已能隨意控制﹐要晴就晴﹐要雨就雨﹐真是風調雨順。』八戒道﹕『那龍王爺不是聽他們的調遣了﹖』土地道﹕『天蓬元帥有所不知﹐世人已能自己降雨。他們向雲裡打一炮(其實是導彈)﹐就下雨了。』八戒問﹕『那沒雲時怎麼辦﹖』土地說﹕『世人能自己造雲。』沙僧也插問道﹕『那龍王爺就沒事做了﹖』土地道﹕『是呀﹐龍王爺早就退休享福了。』悟空又問﹕『那城子裡是什麼樣子﹖』土地道﹕『大聖不妨隨我城中一走。』於是一行四人向城中走去。此城不大﹐呈正方形﹐房屋林立﹐但都不高。街道縱橫﹐但很整齊。中間路面在不停地自己移動﹐一來一往。土地領了悟空三人踏上活動路面﹐站在上面不用走動﹐就會向前。有人把運貨小推車也往路面上一推。到了十字路口﹐接上旋轉的路面﹐等轉到對面時﹐可跨上對面的路面而繼續前進。也有人在轉過九十度或二百七十度時﹐踏上右邊或左邊的活動路面﹐朝別的方向走去。穿過十字路口後﹐在那段路剛過一半時﹐有一輛運貨小推車推下路面。行者說﹕『俺們跟去看看。』於是四人也走下路面。小車向電梯入口推去。行者等人也進了電梯。電梯向下降落。原來地底下也有房屋街道﹐且有兩層。電梯到地層停下﹐小車推向一家商店。店裡街上一片光明。光源都從牆裡和頂上散射出來﹐所以光線柔和。整個城市都是恆溫的﹐猶如春天。城裡空氣都自動調節。各處都有綠化﹐用人工小太陽促使它們進行光合作用﹐到晚上它們就能製造出氧氣﹐對城市空氣起部份調節作用。每層頂部都有滑輪吊車﹐可運送大批量的貨物。
        且說悟空三人隨土地各處看過後﹐感到與暫安城所見也差不多。於是在土地帶領下﹐三人乘自動扶梯到了上一層地下城﹐逛了一圈後﹐又乘自動扶梯上了地面層。整個城裡不見有乘人的車子﹐因為城太小﹐不需要。城裡一切都用電作動力﹐故無污染。一般電器上都附裝有消電磁波器﹐故也不產生相互的電磁波干擾。城裡的居民每當假日都喜歡到城外去郊遊﹐接觸大自然﹐直接見見陽光。悟空等看了一圈﹐出城而去。土地作別自去。悟空三人則一路翻山越嶺向西而行。行夠多時﹐抬頭又見一座山。山坡上隨勢高下﹐鱗次櫛比﹐屹立著層層房廈。全城廣袤狹小﹐唯不知城名云何。中有一高大鐵塔﹐四角有四個小些的。空中架著幾根線﹐有東西吊在線上﹐往來運行。悟空等不知﹐此乃空中電吊車也。因山路高低不平﹐地上行車不便﹐故設在空中。好在人口不多﹐即電吊車數量有限﹐已足敷載客之任。鐵塔者乃起重機也﹐承城內運送貨物之事﹐亦因汽車運載不便﹐故設為此。機臂可伸縮﹐可四面轉動。如城東一廠所生產的原料要運往城西另一廠去加工為成品﹐則將原料裝在箱裡﹐起重機在按排好的時間內﹐轉過來﹐機臂伸縮﹐調節好距離﹐放下一隻吊鉤﹐吊起箱子升上去﹐然後轉動向西﹐調節臂距﹐到另一廠上面﹐輕輕落下﹐放在空地上﹐完成運送任務。四架小起重機分任四角短距離運輸之務。悟空等入得城來﹐只見街道整潔﹐沒有車輛﹐不用閃避了。唯有十數高亭﹐用電梯上下﹐乃空中電吊車站。
        三人一路觀玩﹐不一時就出了城的那一頭﹐向後山坡走來﹐漸走山路漸陡。三人沿山壁魚貫而行。八戒走在最前面﹐突然一樣東西﹐破壁而出﹐那尖尖的頭一下將八戒骨碌碌地撞下山坡去。剛巧有二人從那邊過來﹐一見就讓道﹕『不好了﹐有人掉下山去了。』說時遲﹐那時快。那東西已全身鑽出山來﹐狀似一個大梭子﹐頭尖尾圓﹐長三丈﹐高丈餘﹐純鐵鑄就﹐全身環繞著螺紋﹐底下有三個不大的鐵輪子。原來是架專門打山洞用的隧道掘進機﹐開動時﹐螺紋轉動﹐將泥石隨螺紋凹溝向後推去﹐從尾端排落。後面跟輛吸土機﹐將已掘鬆的土石吸入﹐通過粗大長管﹐排出洞外﹐另行處理。掘進機機身密封﹐駕駛操作人員用氧氣瓶。機身本體不大﹐螺凹很深﹐故效率很高。此機出來後即停下。行者沙僧已走近。那邊來的兩人已趕到。機身圓尾上有扇小門一開﹐鑽出個人來﹐聽說有人被撞下山去﹐不覺一呆。於是大家分頭下坡去找。悟空沙僧一路找來﹐凡是碰到樹叢草堆﹐特加注意。行至坡底﹐見八戒手足攤開﹐仰臥在草上﹐鼾然入睡。悟空對沙僧道﹕『這獃子好樂也。叫別人找到了卻惹事。』於是過去一腳把八戒踢醒。八戒揉眼醒來﹐一看是悟空﹐忙說﹕『哥喲﹐你好不積德。俺正作好夢呢。』沙僧笑問道﹕『二師哥作甚好夢﹖』八戒道﹕『俺夢到一處大莊院﹐一個年輕絕色女子﹐陪著俺又喝酒又吃菜﹐好不快活。剛要吃一隻蹄膀﹐叫師哥弄醒了。』沙僧笑道﹕『這女子莫要又是什麼妖怪變的。你吃的東西吐出來看看﹐怕又是蛤蟆之類。』悟空道﹕『再不踢醒他﹐怕要把他自己的蹄膀還吃了呢。』八戒起身﹐三人忙隱身駕雲離去。昔時大唐路徑已無從辨識。三人不知方位﹐時而駕雲﹐時而步行﹐向西南而來﹐漸入苗境。舉目四眺﹐嶺南風光自是不同。亦造物別具匠心之證。真個是﹕青山流翠﹐綠水凝碧。翠被長蓋﹐草木有幸﹐不知霜雪之冷﹔碧黛常染﹐魚蝦多福﹐那曉冰凍之苦。猴棲暖樹﹐四季得享佳果﹔畜放陽坡﹐長年不乏芊草。是以終年居此﹐不解絮綿為何物﹔偶或北上﹐誤將霰雪作白糖。苗裝異服﹐雖仍可見﹔鐮鋤犁頭﹐早已絕跡。蟲鳴鳥啼﹐豈是田野之春曲﹔機馳人忙﹐可為豐收之歡舞。處處湖泊人造﹐名曰水庫﹔條條河岸手築﹐乃喚堤壩。電線架空﹐猶經絡也﹔渠道遍地﹐猶脈管也﹔叢林森然﹐堆鬟髻也﹔五色繽紛﹐施鉛脂也。故而﹕苗家自有好風光﹐肯輸江南獨佔春。(待續)
訪客
 

Re: 海外逸士詩文自由寫集

文章訪客 » 2017-11-19,9:36 pm

 

悟空等看吧﹐一路入來﹐怕人撞見﹐儘揀僻路走﹐拐過幾個彎﹐來到一處﹐有許多果樹﹐結著熟果﹐順風散香﹐聞之者饞涎欲滴。這次是沙僧一馬當先﹐想去摘幾個來嚐嚐﹐不料走不上十幾步﹐腳上踩著樣東西﹐突然一動﹐把沙僧的腳夾住﹐雖不甚痛﹐但怎樣用力也拔不出來。悟空八戒近前來幫助﹐也無濟于事。八戒想出個法子﹐叫沙僧變隻鳥﹐腳小了也許能拔出來﹐但任憑沙僧變來變去﹐就是變個蚊子﹐那東西也收緊﹐還是拔不出來﹐直似黏住的一般。三人束手無策。這裡的人此時已聞警趕來﹐一看誤捉了人﹐知他們是外面遠道而來﹐不熟悉這裡情況﹐於是趕忙上前把夾子放開﹐並一再道歉﹐請三人家去作客。三人欲走不能﹐強不過眾人﹐且看他們似無惡意﹐遂跟隨而去。轉出山徑﹐到了個較平坦處﹐只見小河田野﹐草場平坡﹐各處點綴著數簇房舍﹐有二三成居的﹐有數十成里的。竹籬環圍﹐雜樹叢生﹐儼然自成村落。有詩曰﹕老樹村前嘈夕鴉﹐晚來燕子各歸家。枝頭舊綠間新綠﹐籬畔紅花雜紫花。
        此處大都是平房﹐卻很精緻細巧﹐非竹木所造﹐也非磚瓦築成﹐看上去薄而輕﹐不知何物。原來這些房屋都用塑料板蓋成﹐隔音隔熱﹐堅固不燃。如要遷移﹐只要拆開搬運﹐方便得很。房內傢具也是塑料做成。現在的塑料品種繁多﹐用途廣泛。眾人一路行來﹐走過一座小橋﹐也是塑料的﹐比木橋好﹐不會朽爛腐壞﹐比石橋鐵橋輕便﹐駕設容易﹐唯不能承受太重的東西﹐故只能作鄉村小橋。眾人到達一簇房屋﹐共四舍﹐二幢並列﹐另二幢分開稍遠﹐可數十步外。屋基高出地面三尺﹐以防潮濕﹐有寬闊台階引上。一家主人招待他們進屋﹐也邀了一些鄰居作陪﹐雖都是苗人﹐卻講得一口漢語﹐只是有很多話悟空不懂是什麼意思﹐只得哼哈著胡亂應答。一會兒﹐主人拿出許多菜餚水果來招待客人。悟空三人雖然跟了來作客﹐心裡不免總還有些疑惑﹐怕人家用計誆他們來﹐都存有戒心﹐不大肯吃。主人還以為他們客氣﹐幾次三番地請﹐最後只得將菜果等送到他們面前。八戒心最直﹐嘴最快﹐心裡想的常會漏出嘴來﹐不知不覺指著主人送來的菜問道﹕『這是什麼變的﹖』主人一聽不懂﹐忙道﹕『這是花菇﹐土裡長出來的。請嚐嚐吧。』悟空知道八戒說漏了嘴﹐忙接過話頭來說道﹕『這東西的確很好吃﹐俺在大唐時就嚐過的。』主人聽了也不懂『大唐』是什麼意思﹐看了悟空一眼﹐正想問﹐悟空自知也出了紕漏﹐忙說﹕『俺自己吃﹐俺自己吃。』將話頭引開去。悟空自忖﹐跟著師父西天取經﹐九九八十一個磨難都闖過來了﹐現在還怕什麼﹐吃了再說﹐而且這些人看上去都沒有妖氣﹐想是好人﹐別自己總疑心人家像偷斧頭似的﹐弄的自己杯弓蛇影﹐心神不定﹐何苦來呢。於是三人悶頭開胃暢吃。好客的主人家一看高興起來﹐將廚下的食品全數搬出來﹐讓客人儘情享用﹐飽餐一頓。八戒像疾風捲落葉般地將桌上的東西全數掃光。三人吃飽後﹐道聲多謝﹐就要走了﹐怕再耽擱下去﹐或有破綻露出不便。主人恐他們有事要趕路﹐也不強留﹐就送他們走了一程別去﹐回來後﹐心裡卻有點疑疑惑惑﹐覺得這三人與平時遇到的漢人不一樣﹐可也說不上確切的來。按下這邊不提。
         再說悟空三人一路自去。沙僧對八戒說﹕『二師哥﹐這會子你吐出來看看﹐是什麼東西變的。』八戒笑道﹕『管它什麼變的﹐到了俺老朱肚裡還不都化了它。』沙僧又道﹕『這是應了二師哥的夢﹐連帶俺也有吃福。只是俺的腳卻有些不受用。』八戒又笑道﹕『俺吃這一頓還是托你腳的福呢。』一路說笑著走去﹐有十幾里路﹐來到幾顆大樹底下﹐正想坐下來憩會兒﹐忽然上面落下張網來﹐將三人兜頭罩住﹐一時擺脫不了。當時有二三個小孩子在附近玩﹐見網捉住了人﹐上前來看﹐因不知怎樣撤掉網﹐只得叫他們等一等﹐奔去叫大人來。悟空三人也沒聽清小孩子說些什麼﹐見他們奔去﹐想來去叫人﹐但不知人來了會怎樣﹐於是靈機一動﹐三十六著﹐走為上著﹐三人變作小蟲﹐從網孔中飛了出來。等到人們趕到﹐一見網中無人﹐茫然不知作何猜測好﹐只得將網復原﹐離去不提。
        三人到了僻靜處﹐回復原形﹐拘來當方土地。土地見了悟空等﹐忙打恭作揖。八戒嗔道﹕『這老兒怎麼不跪下叩頭﹖』土地道﹕『天篷元帥有所不知﹐叩頭早就不時行了。連打恭作揖也快看不見了。現在時行的是握手禮。』八戒不懂﹐土地作個樣子給他看。悟空卻不管這些﹐告訴土地說﹐玉皇老兒叫他們下凡來查察﹐但走了些地方﹐仍是茫無頭緒﹐一籌莫展﹐不知何從著手。土地道﹕『聽說這些新玩意兒﹐好些都是上海研究製造出來的。大聖等莫若到上海一走﹐或有端倪可見。小老兒對這些東西也是老母雞學游泳﹐一竅不通。大聖莫怪。』悟空聽了﹐如在茫茫五里霧中看到一絲燈光﹐浩瀚大海之上忽見一抹島影﹐總算在無可奈何中有了邁步的方向。於是問明上海的所在﹐三人撇下土地﹐隱身駕雲一徑往東而去。真個是﹕物質文明享現成﹐眼花繚亂入迷陣。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訪客
 

上一頁

回到 〈訪客自由寫〉祕密作者和祕密讀者的場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