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组诗)

註冊不成者,請在本版告知你註冊的帳號。

言論保證自由。訪客不用註冊,你可以是祕密作者,也可以是祕密讀者,歡迎匿名自由寫,對詩壇、對詩風、對詩作...,只要是真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版面規則
1、訪客不用註冊,歡迎匿名自由寫。
2、愛寫什麼就寫什麼,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3、管理員愛怎麼刪就怎麼刪,任何人不可異議。
4、觸犯法律之言論,請自行負責。

菡萏(组诗)

文章偶尔 » 2017-09-03,5:05 pm

 

菡萏(组诗)


《七月》
省去时间,把玉米赶到干净的写作里
旁若无人的倾听
一朵菡萏的绽开。儿童的歌声
精心地雕刻了一粒尘埃的记忆,风起时
可以让玉米突破七月的辽阔,在
黎明的时候,长成生活的
一粒果实

七月,省去副词,也省去虚拟
青草一样的散落诗行,早已
回到原来,风起时,在
一阙词里让那朵受孕的菡萏,浮动
生活的暗香

《菡萏》
写下这个词的时候,路边的小草
正,搀扶着远去光阴
我有几许远远的对视,能够一动不动地
与一帧沉默不语的宣纸保持
时间的湿润

梦,不知不觉来了。很温柔
水底的绿,早已隐藏了心底那反复的吟唱
那千年的梳妆打扮,无人打量

那一朵荷,和我面对面,在枝头眺望
有一只鸟儿,正在阳光下
高声谈论

《疼痛》
多少的匆忙,都是月色里的蝴蝶
盛大的飞来飞去。感谢
眺望,可以无限辽阔。思念是一场雨
等阳光的暗香浮动,等密集的雨声
拉长打扰火焰的守望。一棵树
长进梦,扯醒了今天的疼痛

天空和大地多么干净。寂寞的看
稻花的盛开。蓝天白云下
让影子发芽开花,梦一有了想法
我就听见了思念的疼痛


言父,四川资中四眼桥人。闲云野鹤,散淡之人。白日调方遣疾,夜里喜诗读词。入若干诗歌、作家和医学团体,有若干诗歌作品与诗歌评论发表与获奖。有诗集出版。
微信:  hanzhongys
QQ:247505546
电子信箱:hanzys@163.com
2017年07月
偶尔
尊詩家
 
文章: 271
註冊時間: 2009-08-11,10:05 pm

回到 〈訪客自由寫〉祕密作者和祕密讀者的場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