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组诗)

註冊不成者,請在本版告知你註冊的帳號。

言論保證自由。訪客不用註冊,你可以是祕密作者,也可以是祕密讀者,歡迎匿名自由寫,對詩壇、對詩風、對詩作...,只要是真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版面規則
1、訪客不用註冊,歡迎匿名自由寫。
2、愛寫什麼就寫什麼,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3、管理員愛怎麼刪就怎麼刪,任何人不可異議。
4、觸犯法律之言論,請自行負責。

秋色(组诗)

文章偶尔 » 2017-10-25,5:34 pm

 

秋色(组诗)

《秋色》
秋色说来就来,微凉的风景与一条水流
紧紧相拥,湿湿的草尖上
有风,正慢慢的裹住了语言

疼痛是蓝色的。立秋之后
沿河的秋叶如舟,把思念的主题
张扬?在水里怀念
那些相对沉默的远方,成了我的
奔跑

秋色正浓。不忍心吃掉苹果
阳光听见时间的金子落地,正疼痛
雨水

《立秋》
雨,在真相面前堕落。一些秋天的味道
铺开了身子,把所有的安静
都撒向阳光明媚的八月

立秋了。一场雨正在莅临
把自己变小,生活在轻盈的四眼桥
时间,一转身,就看见了
雨。秋风吹,花万朵
泛黄的安静,塞满一场雨的莅临

一茬茬的雨又长了出来,树
慢慢的焚香沐浴,有些盛开和绽放
正赶赴着立秋的深情款款

《八月》
我允许夏天有寒风的味道,可以任
时间寂寞的咳嗽,埋葬一个个
忧郁。是风的声音
隐藏着月光的轻,是水的声音
有些疼痛把持不住,一片片醒来

八月的日子和热有了朴素的寂静,我
写的诗歌,有时候像春风一样
总会搂一丝风,惊鸿
一滴水的前世与来生。一遍一遍
过了无数的八月,重复或者简单

八月。肥嫩的草饿了,风声紧迫
剩下的婉转,早已悠长
而我在此时,早已染涂暗香

言父,四川资中四眼桥人。闲云野鹤,散淡之人。白日调方遣疾,夜里喜诗读词。入若干诗歌、作家和医学团体,有若干诗歌作品与诗歌评论发表与获奖。有诗集出版。
微信:  hanzhongys
QQ:247505546
电子信箱:hanzys@163.com
2017.08
偶尔
尊詩家
 
文章: 263
註冊時間: 2009-08-11,10:05 pm

回到 〈訪客自由寫〉祕密作者和祕密讀者的場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