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组诗)

註冊不成者,請在本版告知你註冊的帳號。

言論保證自由。訪客不用註冊,你可以是祕密作者,也可以是祕密讀者,歡迎匿名自由寫,對詩壇、對詩風、對詩作...,只要是真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版面規則
1、訪客不用註冊,歡迎匿名自由寫。
2、愛寫什麼就寫什麼,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3、管理員愛怎麼刪就怎麼刪,任何人不可異議。
4、觸犯法律之言論,請自行負責。

花瓣(组诗)

文章偶尔 » 2017-11-05,2:20 pm

 

花瓣(组诗)

《花瓣》
我安知其乐。因为这枚花瓣要与我
相拥而眠,雨点啪啪
会把时光留给疼,看见
微笑的风,跳着一支艳舞,给
自己淋漓尽致的温柔

这一生,用心去临帖,写些绝句
然后,在花瓣的盛开里吟诵
给时光更多的痒。花开就会有风留
而我,一直在

《戏子》
做一些奇怪的梦。看雪在八月纷至沓来
无数的我汇聚在一起,眺望
皈依的妖娆

言语陈旧。落花坠入流水
那一层一层的时光,被褪去
指尖调落的记忆,早已湮没了泥土的挽留
在夜的深处,反复地
打捞

花的气息还在,梦在焚香沐浴
苦思的情节还在挣扎,许多的花瓣
挂满了眼睛。从春到冬
都坐在影子里,随风一起脱胎换骨

《金银花》
清风在暮霭赏月,明月在夜晚入盏
再上一个台阶,许诺辽阔
若隐若现。从白色开始,到金色结束
所有的仰望,都湮没在
春天里

乡间的盛开是我柔软的床铺,沉默的
守着宁静的暗香,吞下
最后一滴雨露,看时光的沙漏在
写作里簌簌作响

可以清热,也可以渡过八月
安息的旷野下起雨,身不在书中
却能看见暮霭。忍冬花
转过身来,和我握了握手
言父,四川资中四眼桥人。闲云野鹤,散淡之人。白日调方遣疾,夜里喜诗读词。入若干诗歌、作家和医学团体,有若干诗歌作品与诗歌评论发表与获奖。有诗集出版。
微信:  hanzhongys
QQ:247505546
电子信箱:hanzys@163.com
偶尔
尊詩家
 
文章: 263
註冊時間: 2009-08-11,10:05 pm

回到 〈訪客自由寫〉祕密作者和祕密讀者的場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