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组诗)

註冊不成者,請在本版告知你註冊的帳號。

言論保證自由。訪客不用註冊,你可以是祕密作者,也可以是祕密讀者,歡迎匿名自由寫,對詩壇、對詩風、對詩作...,只要是真話,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版面規則
1、訪客不用註冊,歡迎匿名自由寫。
2、愛寫什麼就寫什麼,甚至發牢騷都可以。
3、管理員愛怎麼刪就怎麼刪,任何人不可異議。
4、觸犯法律之言論,請自行負責。

母亲(组诗)

文章偶尔 » 2017-08-13,10:40 am

 

母亲(组诗)

《石头》
一片秦时的明月,翻卷着时光的柔软
我望见的影子了,像赶路的黑
被风一读,就有了沧桑的痕迹

把黑夜装进诗歌,就有许多的情绪可以
表白。信马由缰的河山
注定会保护自己的孤独,花草的笑声
突然就看见了一坱石头

石头,开了花,千朵万朵
很多的词,在岁月的腰眼上,长出了
回忆

《母亲》
五月,道路的尽头是母亲的唠叨
随风一吹,就可以看见葱郁的山岗
每一枚叶子,早已深入骨髓

面对尘世,母亲站在山岗上歌唱
那歌声飘向远方,挤进了
我的疲劳,给我铺满尘世的清风
在我迈不开腿的时候,喊我
回家

铺开时光的冗长,我从母亲的唠叨里
看,炊烟梳理她的鲜活
那么,远方的聆听,就会
活色生香

《人到中年》
人到中年,才发现
乡间的风如此温暖,可以
打动所有的祝福与舞蹈。回头的一瞬
想起一片叶子的繁华,把幸福揉碎
满饮盛开的岁月

《蓝》
不要说遗忘,这是我们可以读到的色彩
那些抵达的蓝,正被我写进诗行

旧日的情绪,还在擦亮文字的过去
也许我是错的,手持一朵鲜花
可以,把人间的灯火默默地怀念
一粒种子构成的遗忘,就
错过了写作的向往

蓝,默默行走,注定丢失意外的对峙
生活,与过去分道扬镳

我在尘世的风口,打量透明的现在
好些年了,多少的梦
都有了自己的翅膀,轻轻地飞上枝头
听,过往的声响,生活,才开始

言父,四川资中四眼桥人。闲云野鹤,散淡之人。白日调方遣疾,夜里喜诗读词。入若干诗歌、作家和医学团体,有若干诗歌作品与诗歌评论发表与获奖。有诗集出版。
微信:  hanzhongys
QQ:247505546
电子信箱:hanzys@163.com
偶尔
戲詩家
 
文章: 240
註冊時間: 2009-08-11,10:05 pm

回到 〈訪客自由寫〉祕密作者和祕密讀者的場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